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山民锦绣 > 63.番外5 依旧是章敏和云晖的故事
    “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你是孩子的爹,可是事实就是如此,好了,你看也看了,该走了,我还有事。”

    今天出了这样的事情,她的名声肯定臭了,所以她要尽快的处理好这件事情,章敏如是想,可是在云晖看来,现在章敏急着把他赶走,就是还想着嫁人!

    “你这么急着把我赶走,是还想着嫁人!让我儿子以后叫别人爹!”

    云晖越说声音越大,恨不得将章敏拆了吃肚子里,可是一想到章敏说了怀孕,对于前世早早离世,根本就没有感受过做爹是何感觉的云晖来说,这是种奇妙的感觉!

    云晖的态度让章敏非常的不爽,犹豫过于的激动,章敏在刚准备还嘴的时候,就发现小腹传来的不适感。

    捂着肚子,章敏的脸色苍白,云晖原本还在等着小老虎章敏反驳他,可是怎么等都没有等到她开口,谁知一低头,就看见章敏苍白着,捂着小腹的样子。

    “章敏!”

    章敏在最后晕倒前,听到的就是云晖的这么一声惊呼,再次醒来的章敏,看到的就是熟悉的床幔,还有身边那紧紧握着她手的云晖。

    章敏一醒,云晖就醒过来了,想到刚才大夫说的话,云晖心里又高兴又觉得酸楚,他现在可以确定,章敏肚子里的孩子一定是自己的,必定那日子刚好能对上,只是他没有想到,看起来身体那么好的章敏,因为怀孕,体质会虚弱成这样。

    “我离开不过才一个多月,你怎么就把自己弄成这样,大夫说你要多注意身体,不然不仅是孩子,就是你也会出事。”

    章敏听了云晖的话,有一瞬间的错愕,毕竟这样温柔说话的云晖是她没有见过的,不过立刻,章敏又想到了云晖在侯府里给众人留下的印象。

    多情、放荡、只要是有点颜色的女人,他都会格外的温柔。

    章敏知道自己长的不丑,但是此刻云晖看着她的眼神,真的让她的心神有些恍惚。

    “我知道了。“

    除了这么一句话,章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云晖,闭起双眼,做出一副很累的模样,对于章敏的反应,云晖也没有奇怪,毕竟大夫刚才也说了章敏需要多休息。

    章敏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一天一夜没有吃饭的章敏现在很饿,一早醒来没有看到云晖,可是章敏却知道云晖才离开不久。

    身边的被子里还有温度,自己的身上还有独属于云晖的味道,章敏起身后,就看见了云晖的小厮在院子里整理马车,看到章敏出现,小厮恭敬的低头打招呼,对于章敏此刻的身份,小厮也不知道该如何对待。

    说是公子的通房,可是却怀了公子的孩子,还是公子第一个孩子,不管这孩子是男是女,对于公子来说,这个孩子的意义都是不同的。

    “你们公子呢?”

    章敏的话刚问出口,小厮还没有来得及回答,门口就走进了一个人,“怎么,就这么一会没见,你就想我了?”

    云晖的手里提着两只野鸡,这是他一早进山打的,大夫昨天说章敏的身体需要好好的补补,可是在这里却买不到补品,云晖这才想到去山上打猎。

    云晖的箭法好不好章敏不知道,但是没有想到云晖居然会做饭,虽然云晖会做的菜不多,但是这个鸡汤真的很好喝,导致喝了三天鸡汤后,章敏还没有喝够的意思。

    章敏没有喝够,可是云晖却必须要回去了!

    这天晚上,云晖搂着章敏,大手伸手轻轻的放在章敏的小腹处,低声的对章敏开口道:“小敏,跟我回去吧!”

    云晖的这句话一出,章敏的身子就一僵,这几天的相处,真的让章敏有一种和云晖谈恋爱的感觉,可是现在云晖的话一出,章敏就立刻想到了云晖的身份。

    章敏的反应太过明显,云晖一看章敏的这个反应,就知道她不想回去。

    “云晖……”

    经过几天的相处,章敏已经能自然的称呼云晖名字,云晖也亲昵的称呼章敏为‘小敏’了,可是这件事情一出,俩人之前良好的气氛再次变的凝结。

    “小敏,你怀着孩子呢,别任性好吗?再说,不把你放在眼底,我也不放心。”

    在章敏还没有暴走的时候,云晖又说了一句话,听到云晖说不放心,章敏这才将自己差点喷出的话收了起来。

    “云晖,不是我不想跟你回去,我要是现在跟着你回去,算什么?而且在侯府,你觉得我们的孩子真的能平安活下来吗?”

    说到这里,不仅是章敏,就是云晖也愣住了,是了,侯府现在还不安全!

    上辈子,他一个大人,都能被害死,何况现在孩子还在章敏的肚子里。

    “可是你留在这里我也不放心,这里连一个大夫也没有。”

    一说到这个,章敏也是为难,最后俩人都不在说话,这件事情就这么被搁置下来,谁都没有想到,第二天小厮的一句话让章敏和云晖看到了希望。

    “公子,大公子送来消息,让您回去的时候从庵堂里接夫人回府。”

    说的侯爷夫人,云晖和章敏的眼睛都一亮,这次云晖出门的理由是寻美,如果他从民间寻一个美女,金屋藏娇并不奇怪,而有个地方,除了云晖,是侯府里的人都不愿意去的地方,庵堂!

    侯府的庵堂是侯府女眷犯错或者斋戒的地方,这次侯爷夫人会在庵堂,就是为了给前侯爷守孝,这三年即将到期,她要回府,这庵堂就会是最安全的地方!

    章敏跟着云晖到庵堂的时候已经是五天后,这五天,哪怕是云晖照顾的再仔细,章敏还是累的不轻,要不是出发前一天,章敏想到了锦绣给的保胎药,能不能安全到庵堂,还是一个不确定的事情。

    云晖之所以能放心的将章敏安置在庵堂里,有一个很大的原因,那就是因为执掌庵堂的人,是云家的忠奴,当然,这个忠奴还有另一个身份,她是云晖的外祖母。

    云晖的母亲是前任侯爷的通房丫头,生了云晖后被提为姨娘,可是命不长,云晖还小的时候她就死了,她和前侯爷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在侯爷夫人心里,她就是一根刺,可是云晖外祖家在侯府里根基已深,上辈子,云晖被侯爷夫人教育的和外祖家不亲,最后被侯爷夫人和他大哥联手害死。

    可是这辈子,重生后的云晖面上依旧和外祖家不亲,可是私底下却经常来见外祖母,而且还一直提拔外祖家的表兄弟。

    章敏看到云晖外祖母的时候,就知道云晖的娘亲为何能得到前侯爷的倾心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保养精致不说,那气度也是独特,在知道章敏怀孕了后,她慈爱的拉着章敏的手,对云晖保证,一定好好照顾章敏。

    云晖走了,直到此时章敏才知道,看起来对侯府没有任何兴趣的云晖,其实早就开始了和大公子云锦的争夺,而为了给女儿报仇的云晖外祖一家,也早就控制了云锦的后院。

    “敏丫头,你放心,晖儿一定会成事的。”

    云晖的外祖母连生了三个儿子才生了一个女儿,可是女儿却被选中做了前侯爷的贴身丫头,贴身丫头是做什么的,她很清楚,她不在乎女儿能不能成主子,只要女儿能过的好就行,可是谁知道,就在她满心的欣喜女儿终于生了儿子后,女儿却在月子里被下了毒。

    在外孙不到三岁的时候,女儿终于扛不住去了,这件事情一直是她心中的一根刺,直到云晖六岁时借着跟侯爷夫人一同来庵堂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外孙看着小,其实心中自有一番较量。

    章敏到庵堂后,清楚的知道了云晖所有的事情,当得知云晖在争夺侯府后,她自觉自己要为云晖做些什么。

    可是怀着孩子的她是云晖外祖一家的重点保护对象,云晖已经二十多岁了,在普通人家,孩子都要好几个了,可是章敏却是第一个怀孕的女人,而云晖的表现,他外祖一家也能看出他对章敏的不同。

    他把章敏交给外祖一家,想的就是他万一要是失败了,至少还能留下一丝血脉。

    这些章敏都是后来慢慢发现的,越是了解下来,对云晖的想念就越多,刚开始对云晖,章敏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可是却没有想到,在了解之后,她会喜欢上云晖。

    发现自己喜欢上云晖后,章敏就开始盘算着要为云晖做些什么,当她看到每隔几天就会来庵堂领馒头的小乞丐们后,立刻就想到了一个办法。

    章敏手里还是有不少好东西的,再加上她有个交易器,换到白馒头是很容易的事情,在章敏的努力下,一群十来岁孩子带领的小乞丐,成功的被章敏收服,开始为章敏打探消息。

    哪怕章敏没有陪在云晖的身边,但是云晖的每一次危险,她都会知道,在最后一次云晖受伤昏迷的时候,章敏终于决定,她要去找云晖!

    “不行!”

    对于章敏的想法,云晖的外祖母虽然是欣喜的,可是她不同意章敏的做法,现在传言云晖卖国,他那么危险,要是章敏再出点事情,那就真的完了。

    “外祖母,我是云晖的女人,我肚子里是云晖的孩子,我知道我应该乖乖的等着云晖回来,可是现在他重伤昏迷,我真的担心他,您就让我去吧,我一定保护好自己。”

    章敏坚持去找云晖,也不是没有理由,她有交易器,现在锦绣有丹药,李姝月有各种西药,只要她到云晖的身边,云晖还有最后一口气她就一定能将他救活!

    章敏跪在地上,挺着六个多月大的肚子真的很吓人,像极了快要生的样子,章敏很清楚,她肚子里的很有可能是双胞胎,可是现在她真的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云晖去死。

    最终,云晖的外祖母还是让她两个最聪慧的孙子陪着章敏一起去,这是赌上了所有的本钱,成败在此一举!

    章敏化妆成一个大乞丐,和一群小乞丐一起慢慢的往云晖的方向靠近,云晖这次之所以会受伤,那就是因为他站在了七皇子一边,而他大哥,侯府的第一继承人,支持的是四皇子。

    章敏等人花了三天的时间才摸到云晖所在的营地不远处,此次四皇子和七皇子撕破脸皮,在先皇驾崩时打了起来,作为七皇子最得力的手下,云晖自然是要冲在最前面,却没有想到在战争中,被利箭所伤。

    军营里,七皇子正在和手下商讨接下来的策略,却收到了亲兵的通报。

    “谁来了?“

    宏硕不确定的询问,作为和云晖一起长大的七皇子,他怎么不知道云晖何时有了一个怀孕的女人?

    “回禀主将,一同前来的是云公子的两名表弟,也证实了她的确是云公子的人。”

    营帐里的众人一听,立刻就对章敏好奇起来,只是在看到章敏后,众人都惊呆了。

    这女人,挺着这么大的肚子,真的不是快生了吗?

    “草民参见七皇子。”

    章敏带着云晖的两名表弟刚准备给七皇子跪下,营帐口,一直伺候云晖的小厮恰好来了这里,“敏主子,您怎么来了!”

    有了云晖小厮的证实,章敏的身份是没有问题了,可是她这副样子却让营帐里的众人担心不已。

    “快带我去见他,我能救他。”

    见到云晖时,云晖已经不复之前俊秀的样子,他瘦了很多,可是章敏却没有时间感伤,拿出随身携带的一个小包袱,里面装着的是锦绣给的丹药,据说还有一口气就能救活的丹药。

    可是已经昏迷好多天的云晖根本就没有力气咽下丹药,七皇子等人也一直守在旁边,对于云晖,他当然很重视,之前很多他不方便做的事情,都是交给云晖来做的,现在云晖受伤昏迷,很多事情都没法进展开。

    就在众人为难之际,章敏慢慢的撑起自己的身子,将白水含在自己的水里,对着云晖的唇就吻了下去。

    两三口白水喂下后,云晖终于有了反应,丹药被咽下了,章敏刚露出笑容,她的身子就僵住了。

    “怎么了?”

    不仅是七皇子,就是云晖的两个表弟和小厮也担心的章敏的情况,反倒是章敏,在微微一僵后,立刻笑了出来,“没事,是孩子踢我了。”

    云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刚刚恢复意识,他就注意到身边的异样,一个软软的身子靠在自己的怀里,他刚准备抬脚将这个明显是女人的物体踢出去,可是长久没动的腿有些不听使唤,这一个延迟的过程,怀里的女人也转了身子,一个硬硬的球形物体,抵到了他的腹部。

    “小敏?”

    云晖先是不确定的叫了一声,可是等他伸手摸了一番后,终于确定了怀里的人正是章敏。

    对于章敏的到来,云晖起初是开心,可是很快,他就变了脸色,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战场!可是章敏却来了战场!

    云晖越想越生气,可是就在此时,章敏的小腹却传来了动静,起初云晖还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很快,他就知道了,这是他的孩子在动。

    因为章敏的到来,云晖醒了,更是因为章敏带来的药,救治了很多人,在一个月后,七皇子终于打败了四皇子,,而云晖也终于亲手为他娘和前世的自己报了仇。

    而章敏,也终于被送回了庵堂待产!

    怀孕快八个月的章敏肚子特别大,随时都是一副要生的样子,可是只有章敏自己知道,因为吃了锦绣的丹药,她这胎不会出事。

    可是云晖很忙,要忙着七皇子的登基,还要忙着接手侯府,当然,把章敏送回庵堂,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七皇子和他提的婚事。

    “宏硕,我为何要帮你,你是知道原因的,她是唯一一个在得知我重伤很有可能活不下来后来找我女人,也是唯一一个不在乎我身份的女人,这辈子我想,我是栽在她的手里了。”

    云晖说的明白,他可以不要侯府,但是却一定要章敏!

    已经登基的新皇没有想到外面传言喜欢美女的云晖会拒绝自己的皇妹,但是一想到那样一个独特的女子,他也就明白了云晖的坚持。

    “好,那等她生下孩子后,我就收她为义妹,赐婚于你!”

    云晖现在毕竟是侯爷,还是有着从龙之功的侯爷,侯爷夫人必然不会是普通人,而在待产的章敏,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成了皇上的义妹。

    直到章敏生下孩子,取名为云诺,云言的龙凤胎长大,直到章敏后面再次生下两个儿子,云晖曾经在皇上面前说的话都没有失言。

    曾经放浪不羁,流连花丛的云晖,在认识皇上的义妹后,终于变成了一个忠心的男人,只是这个男人,要是不那么黏人就好了!

    当白发苍苍,几个孩子也成亲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伴后,云晖终于问出了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小敏,为什么我上辈子没有遇见你?”

    已经愣住的章敏抬起头,看着面前不再俊秀的云晖,哆嗦着嘴唇,那一句话,始终没有说出口。

    “不过没关系,这辈子,能遇见你,证明我,没有白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