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山民锦绣 > 62.番外4 章敏
    雨水沿着屋檐滑落下来,滴落在少女身上,少女笔直的跪在已经积水的石阶上,脸上带着一丝决绝的神色,再忍忍,还有几个月就可以逃离这个地方了。

    或许是老天不满少女的这个打算,就在她全身已经湿透的时候,一个还带着温度的男子锦袍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二公子,奴婢不敢。“

    章敏错身,想要躲开云晖和云晖手里的锦袍,可是面对章敏的错身,云晖却固执的将章敏一把抱起,迈出了这个庭院,在走出这个院子的时候,云晖终于开口,“告诉你们小姐,她我带走了,今天的事情,我就不告诉大哥了。”

    云晖一走,庭院内就传来女子摔东西的声音,可是此时章敏已经被云晖强硬的抱到了他的院子里,身为侯府的二公子,虽然不是侯爷的第一继承人,可是毕竟身为半个嫡子,他也有着继承的权利,但是这位公子,从六岁起,就表现出极其不喜欢权利的样子。

    这一表现,让一直养着他的侯爷夫人放心不少,当然,最重要的就是,二公子的花心是侯府出名的,当云晖抱着章敏迈入他院子不久,侯府里就传出消息,二公子又看上了一个粗使丫头。

    此时这个粗使丫头,被云晖强硬的抱回自己的房间,并且在章敏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将她扔进了温热的浴桶里。

    “你是傻吗!”

    云晖的动作粗鲁,可是泡在热水里的章敏却根本就没有力气和他辩驳,她不傻,可是面对一直找她麻烦的表小姐,她已经努力躲开了!

    她很想去说,可是她现在根本就没有力气。

    今天她原本还想着晚上早点回房找锦绣,好久没有看到锦绣和叶子了,不知道叶子如何了,有没有长大!

    闭着眼睛的章敏,根本就不知道,她闭眼不回答的样子,在云晖看来,就是他猜到的意思!

    “怎么不回答,难不成,你真的想做我大哥的女人?”

    云晖伸出手捏住章敏的下巴,将她的下巴抬高,下一句话还没有说出口,却看到章敏突然睁开了眼睛。

    “别把你们想的有多么的好,我从未想过做大公子或者谁的女人,我还有几个月就可以出府了,我到时会找一个小山村找个农家汉子成亲,你们这些大家公子,从来就不是我考虑的对象!”

    这是章敏第一次说出这些话,没有自称奴婢,没有卑微的眼神和动作,她说的全部是实话,只是她想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可是在云晖看来,这个女人有意思!

    “是吗?”云晖慢慢松开章敏的下巴,问出了这句话后,章敏以为自己终于躲过一劫。

    “当然……唔……”章敏刚刚开口,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云晖按住了后脑勺,云晖的吻和平时他所表现出来的样子很不同,霸道带着不容拒绝的气势,直直的逼向了章敏。

    因为淋雨,泡水,此刻章敏的衣服已经全部贴在了身上,映出了她全部的身姿。

    在云晖将她从浴桶里捞出来,放到床榻上的时候,章敏已经伸腿踢了云晖不下十次,可是男子和女子的区别就在这里,哪怕是章敏的力气再大,心里有多么的不愿意,她还是被云晖脱光了衣服,扔在了床榻上!

    “你看,你还是愿意的,不然……”

    云晖伸手,捏住了章敏的敏感,此刻章敏是又羞又恼,她是个正常的女孩子,会有这点反应原本就是正常的,现在云晖开口后,她自然想去反驳,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章敏伸手想要拿回自己的衣服,她的眼眶微红,此刻章敏的心里极其委屈,她不是古生古长的女孩子,遇到这种事情,她不会想着去寻死或者就此傍上这个男人。

    她想的都是她还是完璧之身,还可以找个普通的汉子嫁人!

    可是她却不知道,她冷静的反应正是摧毁云晖最后一根叫做理智神经的毒药!

    章敏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第一次会在这么小的时候,会是这样的情况下被一个男人给夺去,甚至,她还不是这个男人唯一的女人!

    云晖累的睡着的时候,章敏在冷静的穿衣服,云晖睡醒一觉发现床上没有人的时候,章敏已经和锦绣道了晚安,一个人躺在自己的破床上想着自己还没有穿越前的事情。

    对于章敏的离开,在云晖看来,不过是小丫头的把戏,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他看的太多了。

    第二天一大早,云晖就被云锦派到外地办事,等他一个月后回到家中,再想起一个月的那场情事时,整个侯府里,已经没有了章敏的影子!

    “她去哪里了?”

    云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的表妹,上辈子嫁给了他,这辈子注定会嫁给他大哥的女人!

    “找我做什么?不过是一个粗使丫头,就算你看上了她,收了就是。”

    在她看来,只要不是要嫁给大表哥的女人,她根本就不在乎!

    对于章敏的离开,云晖在多番询问下才知道,她在十天前,已经提前赎身离开了侯府!

    嘭!

    云晖将桌上的茶盏扔到地上后仍觉得不解气,原本他只是好奇,这个上辈子没有出现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了解下来,却发现这个女人的性子古怪,更是有很多想法都和别人不一样,因为有了自己重生的事情,所以对于章敏的来历,他也有很多想法。

    原本他只是想着以后重新夺回自己的东西,随便给章敏一个小院子,将她关起来就是了,毕竟这是他上辈子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可是没有想到,他不过是出去了一个月,再回来,这个女人居然不见了!

    “来人,去给我找,一定要给我找到!”

    还有几天,就是圣上下旨要让他娶公主的日子,他必须在这之前,把圣旨上的名字改成他大哥的,不然,他就会沦落到和上辈子一样的结局!

    云晖很忙,等半个月后,云晖忙完了娶公主的事情,在想到章敏的时候,下人的一句话,让他彻底的暴怒起来!

    “该死的女人,居然敢嫁人!备马!”

    云晖从来没有想到重生后,他会因为章敏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而自乱阵脚,等云晖连夜赶到章敏所在的小山村时,顺着下人的指示,果然看见了已经穿上了嫁衣,等着嫁人的章敏!

    “你……你怎么来了?”

    对于云晖的出现,章敏是万万没有想到的,在章敏看来,那一天她和云晖发生的事情,只是意外,这次她要嫁的,也是一个死了媳妇的汉子,毕竟她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了,在这里,对于这一点,人们还是很看中的。

    她给自己找的身份,也是一个新婚不久,丈夫就死在外地的小寡妇,虽然这样的身份不好,但是在这样的小山村里,她带着一笔银子,长的又好看,还是会有人愿意娶她的。

    原本她是不想那么早成亲的,只是真正出了侯府,她才知道,对于她这样的一个女人,又不能落户,又不能买地,真的太苦了。

    “我的女人趁我不在家,跑掉了,难不成我不该找到她,顺便教训她一顿吗?”

    云晖的语气和样子都太吓人,原本热热闹闹的章敏家,也立刻冷清下来,谁遇到这样打扮的年轻公子,平民百姓都会害怕。

    看着村上人离开时的异样眼神,章敏护着小腹刚往后退了一步,可是她一有动作,就被云晖粗鲁的夹了起来。

    “你松开我,松开!”

    云晖夹着章敏,迈步走进农家小院的屋子里,一进屋子,看到整个房间的红色,云晖就气不打一处来,看着怀里的章敏,云晖抬手,刚准备将章敏扔到床上,好好的教训一顿,却发现章敏在发现他这个意图的时候,紧紧抱住了他!

    “别扔!我怀孕了!”

    听到这句话,云晖的第一反应是章敏在骗他,可是他再次低头看着章敏的眼睛,却发现章敏的眼睛里满是认真!

    “二公子,我怀孕了,求您别扔我。”

    章敏也没有想到,自己不过和云晖发生过一次关系,就幸运的怀上了孩子,在云晖离开半个月后,她就发现自己的姨妈没有来,对于一个姨妈很准时的人来说,到了时间姨妈没来,真的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云晖也有通房,可是在这些女人每次伺候云晖后,都会喝下避.孕的汤药,而章敏,她在云晖还在睡觉的时候就离开了,她也不是云晖的通房,根本就没有人会盯着她到底喝没喝,云晖离开的也急,他收了章敏的事情,也没有来得及告诉别人。

    所以,章敏就幸运的怀上了孩子!

    云晖轻轻的将章敏抱在怀里往床边走,等坐下后,云晖才颤抖着伸出手,放到章敏的小腹上。

    “我的?”

    原本因为云晖对她的小心,章敏还有些开心,可是云晖的这句话一出,章敏就变了脸色!

    “你什么意思?不是你的还能是别人的,哼!要是别人的你打算怎么办?杀了我?对不起,我现在可不是你云家的奴才!”

    特地找锦绣借银子,送礼后成功离开侯府的章敏,现在是自由身,对于云晖,她根本就没有了当初的惧怕,当然,更多的是因为怀孕后,章敏更多的心思都放到了孩子上,现在有人质疑孩子的爹,她当然会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