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山民锦绣 > 第60章 番外2
    锦绣和秦霖虽然都知道卫元和叶子俩人之间早就有了那么一点互相喜欢,可是锦绣和秦霖都没有想到,这卫康一出现,就是给卫元提亲!

    看着卫康似乎很有把握的样子,锦绣真的很想拒绝,可是只要一想到叶子刚才的神情,她就狠不下那个心。

    叶子是她生的,卫元也算是她养大的,两个孩子的性子她都再了解不过,锦绣可以肯定,如果她现在开口拒绝了卫康,那么这两个孩子都不会开心的。

    可是,卫康刚才也说了,他如今已经是一个小官,这次来最主要的就是要找回卫元,然后带走他。

    锦绣知道,只要开口答应了卫康,那么叶子就是要跟着卫元走了,一下有两个孩子要远远的离开自己,这种感觉,光是想一想,锦绣都觉得她受不了。

    不说锦绣,就是秦霖在此刻,都是不愿意的!

    叶子是他和锦绣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唯一的女儿,对于这唯一的女儿,秦霖是很宠爱她的,原本看她和卫元之间的小暧昧,他和锦绣都觉得这样挺好的,这样以后他们一家人还是可以在一起,可是却没有想到,卫康找来了。

    这个打击让秦霖和锦绣都不太愿意去说话,气氛很尴尬!

    在卫康说完那句话后,看着秦霖和锦绣的脸色不对,剩下的几个人,除了秦明朗和两个小兄弟,卫元等三人是非常清楚秦霖和锦绣现在的心情的。

    他们不愿意,舍不得都是正常的,可是卫元也真的很想去陪陪他爹。

    “干娘,干爹。”

    卫元一开口,锦绣的泪就忍不住的流下来,拿出手绢一直擦着泪水,她这么一哭,叶子也十分的想哭,倒是卫康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会有这样的一个效果。

    “我知道,我现在说出这些话显得特别的没有良心,可是我读了这么多年的书,干爹和干娘教了我这么多年的道理,我真的没有办法看我爹一个人这么孤独的生活着,‘子欲孝而亲不在’的这种感觉我真的不想尝试,所以,我想可不可以以后我带着叶子能两边换着住。”

    卫元的这句话一出,锦绣就疑问的抬头,听这意思,他们以后会很近?

    看到如此的场景,卫康也在这时开口,“是我没有把话说清楚,贵人的属地就是宣城,我会一直在宣城和京城两地之间调动,家我是安在了宣城,离咱们这里也不远,你们想叶子了,完全可以去看她。”

    听到卫康这么一说,锦绣也才想到,叶子的交易器和她的交易器是母子号,她要是相见叶子了完全可以从交易器上见面。

    知道了以后卫康会住在宣城,秦霖和锦绣也不在难过,尤其是锦绣,一直怪卫康不早说。

    对于两个孩子的婚事,在秦霖和锦绣看来都不是问题,卫元是他们养大的,卫元的品行他们都信得过,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锦绣觉得叶子十四岁太小了,想留她两年,可是卫元已经十八岁了。

    “没事,我再等两年就好。”毕竟我都等了这么多年了!

    后面这句话,卫元当然没有说出来,在他说出这句话后,对于这件事情两家就没有什么疑问了。

    不过最后,锦绣还是和秦霖商量了,明年将叶子嫁出去,毕竟卫元真的不小了。

    知道了叶子要嫁人,最不开心的不是秦霖和锦绣,而是章敏。

    毕竟卫元是他们养大的,没有什么不放心,可是对于章敏来说,叶子叫她干娘十几年了,她现在虽然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但是对叶子的情感,她还是不一样的。

    “锦绣,你是怎么舍得的啊,我现在只要一想到将我家的诺诺嫁出去,我满心的疼。”

    章敏穿着深紫色的丝绸斜襟襦裙,精致的妆容配上她依旧不显老的脸型,看的锦绣一愣一愣的同时,也在心里感叹,她认识章敏这么多年了,她依旧还是活的这么潇洒。

    “谁敢娶你家诺诺是真的需要勇气的,就你家的侯爷……哼哼!”

    因为如今卫元和叶子的亲事已经定下,一下解决了两个孩子的婚事,下面一个还小,锦绣瞬间就想到了章敏家的诺诺。

    不是说章敏家的诺诺不好,而是她家诺诺的爹,那真的是个奇怪的人。

    “唉,别提了,整天把诺诺捧在手心里,就怕她不高兴,我就是不明白,一起生出来的言儿怎么就这么不讨他喜欢。”

    说到章敏家的一对龙凤胎,锦绣和章敏就有说不完的话。

    当初锦绣因为叶子的事情,没有发现章敏的异样,其实就在那一天,章敏从一个女孩变成了女人,最终也没有走出侯府,那道华丽的高门。

    “其实你家侯爷,除了年纪大了一些,其他的倒是真的没有什么别的不好,对你也好,给孩子取的名字就能看出对你的用心,诺言啊,真是让人羡慕。”

    “嘿,那你家的秦霖对你就不好了?这么多年,我看他还是宠着你,疼着你,我家侯爷是对我挺好的,可就是一想到当初,我就不开心。”

    “还记着?当初你家侯爷要不是来硬的,你现在恐怕早就找个山窝窝里躲起来了吧,现在你又是侯爷夫人,儿女双全,侯爷如今又就你一个女人,你该知足了。”

    知足?

    章敏想,或许吧,她穿越了这么多年,如今,她真的的确是该做个知道知足的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