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山民锦绣 > 第52章 相信我,好吗?
    看着秦霖急不可耐的扑向自己,锦绣也慢慢的放松身体,准备迎接来自秦霖的热情,可是秦霖刚刚扑倒在锦绣的身上,熟睡的卫元突然发出了声音。

    “尿尿,我要尿尿!”

    听见卫元的声音,锦绣忍着笑,推了推依旧趴在她身上的秦霖,“快点带他出去尿,别等会尿床了。”

    锦绣出声后,秦霖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虽然他知道,现在的确是应该带卫元出去撒尿,可是他的内心在拒绝离开锦绣的身体。

    哪怕就是这么趴在锦绣的身上,他都觉得舒服!

    看着秦霖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锦绣忍着笑在他的脸色亲了一下,秦霖才勉勉强强的起身,一把抱起卫元就往外走。

    等秦霖走远了,锦绣才敢笑出声,这一晚上,也真是太折腾人了。

    果然秦霖说的什么以后孩子多了要多盖几间屋子,让他们都自己睡,还是有几分道理的,只不过,她现在可舍不得让孩子到别的房间睡。

    秦霖抱着卫元回来的时候,卫元已经在他怀里又睡着了,秦霖将卫元小心的放到了叶子的身边,在他的小肚子上盖好被子,在锦绣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抱起锦绣,就往正屋走去,他就不信了,今晚就办不成事!

    锦绣在被秦霖抱起的那一刻就被吓的差点惊呼出声,幸好她反应快,及时闭嘴,不然这两个孩子肯定又要被吵醒,当秦霖抱着她往正屋走的时候,她就猜到了秦霖想要做什么。

    这一夜,锦绣几乎没有睡着,每当她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就会被秦霖给弄醒,这一晚,秦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顾忌,孩子又不在身边,他一直换着姿势折腾锦绣。

    等到第二天清晨,锦绣看见精神抖擞的秦霖,再看看哈气连天的自己,锦绣给秦霖的,只有一声冷哼!

    身心得到满足的秦霖压根就不在乎锦绣的这一点不快,他该照顾锦绣还是照顾锦绣,该给叶子洗尿布……还是秦霖洗。

    关于洗尿布这事,锦绣虽然不让他洗,她已经出了月子,孩子的尿布她要洗,可是却被秦霖夺去,最后,锦绣的任务只是每天做饭,洗洗衣服,带带孩子。

    天气一天比一天热,天空依旧没有下雨,锦绣虽然有之前和章敏和李姝月换的水,可是她依旧不敢滥用,只想着省着点用,多撑一段日子。

    李姝月现在几乎不出现,就算出现也只是短短的一会,锦绣知道她怀着两个孩子辛苦,也不愿意打扰她,章敏现在依旧每天小心谨慎,锦绣也不好去打扰她。

    就在锦绣每天小心谨慎用水的时候,已经消失了一年之久的步文彦,出现了!

    再次出现在锦绣面前的步文彦和离开前比,明显的不一样了,锦绣不知道该如何来表达,但是她在看到步文彦的第一时间,就将当初他给的石头飞进秦霖身体里的事情说了出来。

    “当初我算出秦霖有一难,所以才会赠你石头,这你不用担心。”

    其实那石头是步文彦特地炼成的,材质是一些难得的材料,为的就是在最后关头救秦霖一命,秦霖会在那次受伤那么重,也有自己的一些原因,如果自己当初不找秦霖买整虎,秦霖的命里,只有一次遇到这凶猛的猎物。

    现在他主动找到锦绣,也是得知锦绣他们现在有一难,所以才会出现。

    “明日午时,你找到你附近的水源,我会给你送水,这次过后,我可能真的就不会出现了。”

    步文彦的话音刚落,锦绣是又开心又难过,在这样的天气里,有人送水给她,而且还不止一点点,是要往水源里送水,想想就开心。

    可是毕竟是一开始的交易对象,而且步文彦炼的丹药的确很好,想到这里,锦绣就有些为难的开口道:“那个,我想和你换些丹药,你看可以吗?”

    锦绣并没有说自己有什么打算,她只是想要和步文彦换一些强身健体的丹药,步文彦并没有拒绝锦绣,他就要离开师门出去历练了,这一去,还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所以他还是做了最坏的打算。

    第二天锦绣在秦霖的陪同下来到了北山边的大河处,经过和秦霖的讨论,最后他们还是决定把水放在这里,如果把水放在他们家附近的山泉里,那只有他们几家可以用,但是如果放在这里,惠及的,就是千千万万的百姓。

    步文彦也没有想到,锦绣会选择这么一个地方,让锦绣找了一个相对于隐秘的地方后,步文彦和锦绣同时打开交易器,源源不断的清水就从交易器里涌出,汇入大河。

    从午时开始,源源不断的涌出清水十二个时辰后,步文彦和锦绣同时脸色苍白的关掉交易器,在这之前,步文彦等于是半换半送给锦绣好多丹药,各种的丹药都有一些。

    关掉交易器后,锦绣强撑着,将几枚丹药扔入水中,最后才晕倒在秦霖的怀里。

    秦霖看着脸色苍白的锦绣,心疼的搂紧她,抱着锦绣回到家中后,他才出门去接卫元和叶子,一天没见叶子,再见到叶子时,叶子哭的十分委屈。

    “你说你们两口子也是,去宣城就去宣城,非要过夜干嘛,你看把我们叶子可怜的。”

    因为锦绣要去放水,所以锦绣和秦霖就把叶子和卫元托给了汪家照看,现在听到汪大嫂这么说,秦霖也十分的不好意思,看着闺女哭的可怜,他心中也十分不是滋味。

    “是,以后不会了。”

    是啊,以后不会了,这次放了整整一天的水,相信有了这些水,一定能救很多的百姓吧。

    秦霖抱着叶子屁股后面跟着卫元,父子三人往家中走,而家里的锦绣,却陷入了无尽的噩梦中。

    梦里,这次的旱灾在这个月爆发到最顶点,滴雨未下的县城这次死了很多人,尤其是大河流经的县城,一片一片的人倒下,不断的有人伸出手,拉扯着锦绣,锦绣只觉全身发麻,想要醒来,却怎么也醒不来。

    秦霖一回家就去看锦绣,可是他却发现锦绣梦魇住了,不管他怎么叫,锦绣都睁不开眼,卫元也发现了锦绣的异常,他原本以为干爹干娘是去玩了,可是看到锦绣这样,他却在心里以为锦绣是生病了。

    “干娘,你醒醒啊,我是小元。”

    不管秦霖和卫元怎么喊,锦绣就是毫无动静,就在秦霖急着想要出去请人来的时候,一直被秦霖抱在怀里的叶子,突然不舒服的哭喊起来。

    叶子一哭,还沉浸在梦里的锦绣就听见了,叶子哭的伤心,锦绣听的也揪心,就在叶子开始哭喊不久后,锦绣终于睁开了眼睛。

    “锦绣,你终于醒了!”

    “干娘,你终于醒了!“

    看到锦绣醒了,秦霖和卫元都笑了出来,锦绣却直接伸手,慢慢的搂住依旧在哭喊的叶子,轻声的哄着。

    虽然锦绣一睁眼就去哄闺女,没有看自己,可是锦绣醒了就好,秦霖伸出手,将卫元、锦绣和叶子一起搂进怀里,他正感受着来自妻儿的温暖,却突然听见锦绣煞风景的开口道:“挪开点,热!”

    锦绣煞风景的一句话让秦霖原本酝酿出来的感情消失的一干二净,他抱着卫元离开屋子,锦绣先是喂饱了叶子,才发现秦霖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

    “真是,还和我别扭起来了。”

    锦绣嘟囔了一句后又搂着吃饱喝足的叶子睡觉了,晚上秦霖依旧做好了饭,喊锦绣起床吃饭,可是他就是有些别扭。

    等两个孩子都吃饱睡觉了,锦绣才伸出手搂住秦霖的胳膊,“怎么了?生气了?”

    锦绣的动作一开始,秦霖的身体就僵硬了一下,等到锦绣真正搂住秦霖,秦霖才真的放松下来。

    “不是,只是想到了旱灾,听说县里又来了很多灾民,最近林鸿特别忙,都好久没有回来了。”

    听到秦霖说起这件事情,锦绣就又想到了自己的梦,看着锦绣明显失神的样子,秦霖试探性的开口道:“你今天梦到了什么?”

    “梦见了遍地的灾民,秦霖,你说如果咱们把那些强身健体的丹药分散去各地的水源,灾民们喝了水,身体会不会好一些?”

    原本只是锦绣的一句无意之言,可是却被秦霖听进了心里。

    这晚过去后,秦家的日子依旧,只是每隔几天,秦霖就会去下山村一趟,直到半月后,秦霖直接向锦绣要了两瓶丹药。

    “你要去县城?”

    锦绣一直都知道秦霖最近有心事,可是却没有想到,秦霖会想要去县城帮着安置灾民,要知道,这些灾民的情绪可是很不稳定的,万一,他们情绪失控的时候做出什么事情来,她们娘三个怎么办?

    锦绣的担心不无道理,灾民在那样的情况下,情绪原本就很容易失控,而且他们人多,是真的有可能出事的。

    “不要担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相信我,好吗?”

    锦绣难得的看到如此强硬的秦霖,就算心中万般的不忍,她最终还是答应了秦霖去县城的事情。

    只不过秦霖临走时,锦绣只是每种丹药留下一瓶,剩下的,都给秦霖带去了县城,既然如此,那就多救一些是一些吧。

    秦霖和林鸿走了,这一走,又是一个多月,等到汪家大嫂慌张的跑到秦家告诉锦绣秦霖回来的时候,炎热的夏季已经过去,进入了秋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