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山民锦绣 > 第31章 果然是他
    秦霖的声音有些大,但是敏感的孩子却知道秦霖发火并不是对着自己,感觉到这点后,卫元哭的更伤心,在看到秦霖来了后,他就仿佛是有了靠山,哭声更大,现在被秦霖抱在怀里,卫元更是觉得自己不害怕了。

    面对这样的秦霖和卫元,汪家众人,倒是格外的尴尬。

    这件事情,本就是小孩子之间玩闹攀比的结果,可是毕竟这孩子也不是秦家的,而是秦霖朋友家的,所以这件事情看起来格外的棘手。

    秦霖一边哄着卫元一边等着汪家的人回答他的问题,直到卫元的抽泣声变小,汪成才看着秦霖将发生的事情说出来。

    其实这件事情本就是小孩子之间玩闹攀比,结果说到爹娘,汪成和汪远家的小子问卫元为什么没有娘,小卫元最害怕的就是这个问题,他没有娘,所有人都告诉他,他娘去了很远的地方。

    他不知道什么是死,所以他和两个孩子说他娘去了很远的地方,那么爹呢?

    来秦家这么久,卫元的确是有些想不起来爹和爷爷了,可是现在被两个孩子一提,他立刻就想到了,结果他说爹去办事了,两个小子就起哄说卫元的爹不要他了!

    小孩子最怕的就是别人说不要他,卫元起初还说他有秦叔叔和婶婶,他们都疼他,喜欢他,可是汪家的两个小子觉得秦霖和锦绣也是他们的叔叔婶婶,所以两个小子就起哄说卫元他现在又没有在秦家,早上秦霖把他送来,就是不想要他了!

    结果这句话一出,原本还觉得自己不是没人要的卫元立刻嚎啕大哭。

    三岁多的孩子心思本就单纯,来秦家这么多天养出点肉是有的,可是在他的心里,秦霖和锦绣对他再好,他还是会想爹和爷爷的,但是秦霖和锦绣对他是真的好,他原本还在犹豫等爹回来了,是要婶婶还是要爹,可是现在一说,他什么都没有了!

    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后,秦霖也不好责怪汪家的两个小子,事情出了后,两个小子已经被各自的爹揍过了,为了这件事情,如果他不依不饶,也不对,毕竟这是孩子之间的事情,所以秦霖哄好卫元后,就和汪家众人告了别。

    走在路上,秦霖继续哄卫元,现在卫元眼睛红红的,一看就是刚哭过,秦霖害怕锦绣看到会担心,所以一直哄着卫元,告诉他,他爹一定会回来的,叔叔婶婶也会一直喜欢他的。

    秦霖一直在说,卫元也不吭声,只是趴在秦霖的肩膀上,极其的委屈!

    还没有走到家门口,秦霖就看见了站在路口等着他们的锦绣,因为秦霖去汪家逗留了一会,所以一直等不到人的锦绣有些担心,看到秦霖抱着卫元的身影,锦绣刚松口气就看见秦霖怀里的卫元突然转身,朝他伸出了手。

    “婶婶,抱~”

    这三个字,卫元说的极其可怜,锦绣也一眼就看到了卫元红着的眼睛,原本卫元是趴在秦霖肩膀上的,锦绣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睛,现在卫元一转身,红红的眼睛就立刻出现在了锦绣的视线里。

    卫元虽然想要锦绣抱,可是锦绣怀着孩子,并不能抱他,索性已经走到了家门口,一进家门,锦绣坐在炕上,搂住等不及扑过来的卫元,小声的问道:“小元告诉婶婶,为什么哭啊?”

    秦霖能看出卫元十分依赖锦绣,所以他放下卫元后,就转身去厨房端饭,将空间留给锦绣和卫元,卫元偷偷的看着秦霖离开后,才可怜兮兮的回答锦绣的话,“婶婶,爹爹是不是,不要小元了?”

    最近卫元说的话越来越连贯,可是锦绣听到他的这句话并没有开心,反而皱起了眉头,“小元怎么会这么问呢?爹爹和爷爷是去办事了,等他们回来,就会接小元回家的。”

    锦绣已经猜出卫元为什么哭了,他现在的年纪,最害怕的莫过被抛弃了!

    “哦,那婶婶,你做小元的娘,好不好?”

    秦霖端着饭,刚走到屋子门口,就听到了这么一句话,似乎是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小元立刻补充道:“秦叔叔做爹爹,婶婶做娘!”

    看着眨巴着大眼睛,一脸认真的卫元,锦绣拒绝的话就在嘴边,是怎么也说不出口,正在锦绣为难的时候,秦霖将碗筷放到桌子上后说道:“小元可以叫婶婶干娘,叫叔叔干.爹,好不好?”

    听到秦霖话的锦绣也惊喜的睁大双眼,是啊,她很喜欢卫元,这孩子和他们也亲,她和秦霖认个干儿子就好了,不管以后如何,至少现在,肯定能哄住卫元。

    果然等卫元弄清楚干娘、干.爹和爹娘差不多后,立刻就满意了,小嘴一口一个‘干娘’、‘干.爹’叫的锦绣开心,秦霖闹心。

    这没有经过人家爹和爷爷同意,他们就叫卫元改口,这等他们回来,该怎么解释?

    锦绣不管秦霖怎么想,等晚上吃了晚饭后,她立刻打开交换器,找到了最近难得出现的章敏,告诉章敏自己有了干儿子。

    趁着卫元睡着,锦绣让秦霖抱着卫元让章敏看看,章敏也很喜欢卫元,这个年纪的孩子最好玩,因为她原本就打算送吊坠给锦绣,所以她这次,还多给了一个锦绣一个,意图很明显,给锦绣干儿子的。

    “我也不知道你以后会生几个孩子,所以呢,我给你准备了六块已经雕刻好的,剩下的,再给你一大块还没有雕刻的,以后你要是生的多了,就自己去找人刻吧,如果没有生那么多,留着传给后代也可以。”

    章敏越说,锦绣的脸越红,躲在一边偷听的秦霖满意的勾起嘴角,虽然这个章敏整天的赖着自家媳妇,可是看在她这么会说话的份上,就不讨厌她了!

    “知道了,章敏谢谢你,天气冷了,我给你做了一套棉衣,虽然不值钱,可是上面我绣了你喜欢的花色,你可以留着在家穿。”

    因为知道章敏那里穿的衣服和自己这里不一样,所以锦绣特地加了最后一句,等到锦绣让秦霖把棉衣拿来打开,章敏直接激动的叫了出来。

    粉紫色的棉布为主色,边角是深紫色的边,棉衣上绣着淡黄色和白色合成的水仙花,棉衣做的并不是很厚,所以不会显的很臃肿,认识了章敏这么久,对于章敏的身材尺寸,锦绣早就了然于心,可是等她和章敏交换后,看着换好棉衣重新出现在交易器里的章敏,锦绣立刻就发现章敏瘦了。

    “我原本说你瘦了,你还不承认,你看,这套衣服我就是按照你之前的尺寸做的,现在都大了。”

    锦绣对章敏如今的状态很担心,但是自己又不在她的身边,有些话说的多了,她自己也烦,幸好对锦绣,章敏也是真的拿她当姐姐,现在看到锦绣皱眉不开心,章敏立刻保证接下来会把自己养胖。

    “那你照顾好自己,天色不早了,我该睡了,有事记得找我。”

    锦绣不放心的又叮嘱了一句,在听到章敏的保证后,才关闭了交易器,而秦霖,他早就捧着一个蔷薇花的吊坠等着锦绣,等锦绣一关闭交易器,他就伸手,将这个吊坠戴在锦绣的脖子上。

    吊坠一接触到皮肤,锦绣立刻惊讶的长大嘴巴,“热的?”

    “嗯,热的。”

    锦绣没有想到章敏会给自己准备暖玉,她检查了剩下的几块吊坠,发现其中有两块是暖玉,一个就是自己戴的,另一个是比自己小一号的芙蓉花,两个吊坠估计是出自同一块原石,所以才能颜色接近,花型相似。

    锦绣看着剩下的四块吊坠,三个都是简单的平安扣,还有一个是一个玉锁,拿出一个大一些的吊坠,给秦霖戴上,小一些的两块中拿出一块给卫元戴上,等三人全部戴上后,秦霖才将油灯吹灭,搂着锦绣,准备睡觉。

    章敏刚才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她的意思很明确,那小号的芙蓉花和玉锁就是给锦绣肚子里的孩子准备的,因为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所以各自准备了一个。

    第二天卫元一醒就发现自己胸前多了一个东西,起初他还觉得不舒服,可是等锦绣告诉他,戴上这个,是她和秦霖干儿子的证明,原本不情愿的卫元立刻将吊坠塞到衣襟里藏好。

    “干娘,小元会保护好它的。”

    卫元绷着脸,说的无比的认真,锦绣想笑却不能笑,一直憋着笑,直到秦霖看不过去将卫元抱走,她才笑出声,这个卫元,怎么能这么可爱!

    得到所谓‘干儿子’证明的卫元被秦霖教导这个吊坠不能轻易拿出来,因为会被坏人抢走,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就差发誓了,“干.爹,你放心,我会保护,保护好它的。”

    因为被锦绣和秦霖安慰好,所以卫元再次看到汪家的两个小子后,也十分自信的告诉他们,他卫元是有爹的,不仅有爹,还有干.爹和干娘,汪家两个小子虽然比卫元大,可是听到干.爹和干娘后,还是回家问了大人,为什么他们没有干.爹和干娘。

    最后,汪家来人亲自问了秦霖,才知道事情的经过,回家后,汪家的大人们只能告诉两个小子,因为秦叔叔和婶婶喜欢卫元,所以才认了卫元做干儿子。

    因为他们两个不听话,太调皮,所以没有人愿意做他们的干.爹和干娘!

    两个小子得知这个事情后,都在后悔为什么欺负卫元,现在好了,秦叔和秦婶不喜欢他们了!

    汪家对孩子的解释虽然牵强,但是这件事情最后还是圆满的被解决了,解决了三个孩子之间的矛盾,卫元也偶尔的会和汪家的两个小子玩一会,但是更多的时候,都是待在锦绣的身边。

    因为干.爹秦霖教育卫元,身为孝顺的孩子,应该照顾好怀着弟弟的干娘!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卫元的爹和爷爷并没有来接卫元,但是已经有了干.爹和干娘的卫元已经不觉得难过了,十一月底的时候,山上下了一场小雪,雪很小,薄薄的一层,不注意的以为是霜。

    清晨锦绣还搂着卫元在睡觉,秦霖已经起了身,今天他要和汪成去巡山,到了冬天,猎物出来的少了,但是他们住的附近有陷阱,偶尔也会有猎物掉进去,因为冬天的山路不好走,每年都是俩人一起出门。

    这次轮到了秦霖和汪成,昨天俩人就越好了时间,今天一大早秦霖就起了身,喝了一大碗大米粥,吃了两个大馒头才出了门,到了路口后不久,汪成就带着弓箭出现了。

    俩人都带着各自的弓箭,冬天的山林,总会有些意外发生,只是这一次,秦霖和汪成都没有想到,会遇见一个大人物。

    县令这次出现在这里,纯粹是意外,他们一行人出门的时候并没有下雪,可是走到这里的时候,突然下了雪,雪虽然不大,可是文弱的县令还是摔了一跤,歪了脚,林鸿和林启逸因为是本地的村民,所以他们被派出找人,因为困住他们的地方离秦家很近,所以林鸿就提出往秦家的方向走。

    结果刚走了半个时辰,他和林启逸就看见了秦霖的身影,这时的林鸿很激动,对着秦霖的方向就大声的喊道:“表哥!”随着林鸿的一声喊叫,秦霖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林鸿和林启逸。

    “二舅舅,林鸿,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现在是冬天,他进山的时间少了,十天半个月都不一定会来这里,而且这里比较偏僻,附近也住着一些猎物,这要是出了事,该怎么办?

    想到了这些,所以越说,秦霖的脸色越不怎么好,林启逸身为长辈,只能开口,“秦霖啊,还要劳烦你走一趟,我们大人、师爷还有其他的几位捕快,都还在不远处,大人歪了脚,林鸿说那里离你家近,这不,只能来找你了。”

    毕竟是长辈,秦霖听了他的话后也不会继续摆脸色,得知县里大人也在,秦霖和汪成商量了一下,汪成现在往回走,去秦家通知锦绣,而后回家让自家媳妇去秦家帮忙,而秦霖则是跟着林鸿二人去找县令等人。

    秦霖不说话,带头走在前面,刚才林启逸一说,他就知道他们一行人被困在什么地方了,那个地方离一只黑熊的窝很近,所以秦霖越想越不高兴。

    他担心这群人在这里出事,如果在这里出事,那么会不会有人来封山?会不会把罪名怪到他的身上?

    秦霖想的很多,脸色很不好,离秦霖半步的林鸿,一眼看过去就知道自家表哥在生气,虽然不是很清楚他为什么生气,可是林鸿还是觉得有些话,必须要立刻说明白。

    “表哥,山上还缺水吗?县令这次来巡视,就是了解灾情的,如果今年冬天没有雪,估计明年开春,又要旱了。”

    林鸿看似只是和秦霖聊家常,但是因为这里只有他们三个人,林启逸是秦霖的表舅,自然不会害他,听到林鸿有意提醒秦霖,也没有阻止,反而觉得林鸿是真的开窍了。

    “是啊,山上的地本就不如村里,要是继续干旱,你们难不成只能靠着打猎生活?”

    听到这里秦霖已经明白了林鸿和林启逸的意思,感谢的话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秦霖的脸色好看了很多,再开口,他的语气也变了,“干旱,猎物也少,咱们几家今年是一起进山冬猎的,要是继续这样下去,估计明年只能一起进山了。”

    天气干旱,植物少了,猎物自然就少了,今年还不明显,如果明年继续干旱下去,那么他们山上,必定会受影响,虽然锦绣那里可以交换到粮食,可是那毕竟不是自己种出来的,秦霖总是觉得不放心。

    听到秦霖这么说,林启逸看了林鸿一眼,这才说道:“秦霖啊,等会见了县令,你先不要急,反正等会会去你家,到时候估计要吃顿饭。”

    都提示的这么明显了,秦霖又不傻,自然明白了林启逸的意思,现在他只担心,希望锦绣也能聪明一点,明白该准备些什么!

    秦霖三人找到县令等人的时候,他们已经冻的发抖了,山里的温度本就比下山低,站在原地不动这么久,更是冷,秦霖身子壮,背着县令走在第二位,林鸿和林启逸熟悉路线,走在前面,秦霖身后是师爷和其他的几名捕快。

    一路上秦霖都在担心锦绣会做出很多肉还有家里的白面,白米,这要是让县令看到,到时候说自家多困难,他都不会相信了。

    这么做,是因为他们要给县令一个并不是太富裕的印象,山上这么困难,只有让县令相信了,以后有什么好处,他才会想到山上的山民,所以在秦霖回到家中,看到锦绣熬的一大锅玉米面糊糊的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

    “县令大人,这是早上给孩子准备的白米粥,做的多,您不要嫌弃。”

    锦绣端着一大碗热的白米粥走到县令的面前,除了县令,包括师爷在内,吃的都是玉米面糊糊和杂粮饼,县令一碗粥,一块杂粮饼,锦绣准备了辣白菜、萝卜炖咸肉和干炒野鸡,只有三个菜,但是其中就有两个荤菜,虽然萝卜里的咸肉并不多,但是那也是有荤腥的。

    “干娘,小元要吃肉!”

    其实这些日子秦家并不缺卫元肉吃,锦绣的仓库里有很多新鲜的肉,家里还有很多腊肉、腊肠、熏肉、熏鸡、熏兔,可是平时家里人少,吃饭的人也不多,现在看着那么多人吃的香,卫元自然就嘴馋了。

    虽然卫元是嘴馋了,但是在县令等人的眼里就是秦霖一家平时吃不到肉,但是他们一来,就拿了咸肉和干野鸡出来给他们吃,看那孩子馋的样子,真是可怜。

    还有看着锦绣的脸色发黄,孩子虽然有些肉,可是那馋嘴的模样,一看就是很少吃到肉。

    “小元不闹,干娘给你留了粥,咱们去吃粥。”

    一听锦绣召唤,卫元立刻就跑到了锦绣的身边,对于到底吃什么,卫元并不在乎,在他心里,干娘才是最重要的。

    看着锦绣带着卫元离开,林鸿才看向秦霖问道:“表哥,这孩子是怎么回事?”

    林鸿并没有戳破锦绣的谎言,锦绣因为前段时间孕吐,所以看起来并不胖,加上她故意的用了点小方法,让自己看起来瘦弱一点,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办到的,但是在林鸿的心里,表嫂是比表哥还厉害的人物。

    可是现在,表嫂和表哥居然多了一个干儿子,他怎么不知道?那么自家爹娘知道吗?

    叹口气,秦霖的脸上适时的出现了一抹难过的神色,“这孩子的爹和我是朋友,认识好几年了,这次他老家有事,他和孩子的爷爷要回去,因为天冷了,路上也不安全,就把孩子托付给我了。

    孩子小,和汪家的小子们争论,哭着要爹娘,你也知道你表嫂心善,看着孩子哭的可怜,就认了干亲,这不,孩子就爱粘着她。“

    “那孩子娘呢?”

    县令大人几乎是脱口而出,因为秦霖刚才并没有说到卫元的娘亲,所以县令大人一开口,就引来了众人的一致追问。

    “孩子娘生他的时候难产,去了。”

    沉默……

    秦霖的话说完后,在场的众人都没有人说话,林鸿有些不解,既然孩子爹和爷爷是回老家办事,那为何不带着孩子?

    林鸿是真的心疼秦霖和锦绣,表哥表嫂家里虽然今年好过了一些,可是表嫂怀着身孕,还要替别人家带孩子,等以后孩子爹回来,接走孩子,这么小的孩子,能记得什么,这怎么看,怎么不划算。

    “这不是他们回去路上不安全吗?今年难民多啊!”

    秦霖说完后林鸿就知道自己误打误撞的问对话了,可是这种话说一次就行,不能多说,所以,他只能低着头喝粥,期望别人不会怀疑他。

    县令在秦霖一说‘路上危险’,就知道是什么了,的确,除了他管辖的地方,外面很多地方难民真的太多了,在这个时候,带着孩子上路,的确是件危险的事情。

    吃了饭,秦霖用自制的药酒给县令揉了脚腕,因为秦家根本就住不下那么多人,所以县令及时的提出下山去,到下山村,整个村子可以住人,更何况林鸿和林启逸就是下山村的人,下山村的条件也比秦霖家好一些。

    县令在秦家的这段时间里,得知秦霖家今年新盖的屋子是因为他猎到了大猎物,还知道了秦霖为了打猎生产受了很严重的伤,汪成和汪远也跟在后面说了一些自家的情况,俩人都被秦霖提点了几句,自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县令走的时候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熟知他的林启逸悄悄的给秦霖打了手势,直到一群人消失在视线里,秦霖才真的松了一口气。

    “林鸿长大了!”

    刚才背地里,锦绣将县令给的二两银子饭钱给了林鸿,林鸿虽然不好意思,但是还是接下了银子,并且很慎重的道谢。

    秦霖也知道现在对于林鸿说是最重要的时候,只要坚持到年底,他就能被确定下来了,这段时间里,林启逸教了林鸿很多,但是有很多事情,都是需要用银子的,虽然不多,但是一次几百文,一次几百文,这几次下来,就多了。

    这二两银子,是县令多给的,对于锦绣来说,并没有什么大用处,所以她看林鸿比之前瘦了很多后,就给了林鸿,林鸿不会像之前那样不要,但是接过银子的时候,锦绣明显的能看出来林鸿想要报答他们的眼神。

    林鸿已经从一群备选捕快中脱颖而出,不出意外,过了年,他就能成为正式捕快,到时候,不管是还银子还是消息的渠道,都会比现在快很多。

    “是啊,也该长大了!”

    秦霖意味深长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根本听不懂的卫元继续赖在锦绣的怀里玩锦绣的头发,锦绣则是看着秦霖的侧脸微笑,县令这次来的意图她也知道了。

    干旱!

    从今年初就开始的干旱,将会延续到明年秋天,明年,还要难熬!

    “婶婶?”

    卫元一抬头,就看到了走神的锦绣,轻声的唤了一声,得到了锦绣的一个香吻,秦霖有些吃味的撇撇嘴,大不了他晚上等媳妇睡着后,多亲几下好了。

    天气越来越冷,腊月初秦霖下了山,到下山村了解了一下情况,林鸿带回了消息,县令回到县里后,果然写了奏折,将这里的事情说了出来,干旱,没有水,百姓们生活的越发困难,从野兽嘴里夺食。

    秦霖将这个消息带回来的时候,山上的几户人家都松了一口气,尤其是秦家和汪家,两家守着一口泉眼,虽然水流比以往小了很多,但是却一直有水流出,只要这水不断,他们就不会渴死。

    因为进入腊月,所以锦绣也就开始准备过年的东西了,家里有很多的肉,菜干也有很多,所以锦绣想了好几天,才列出自家需要的东西。

    祭灶的东西是肯定要买的,过了三个月危险期的锦绣也能在秦霖的陪同下偶尔出个门,得知汪家也要下山采购一些必须品,锦绣开口让秦霖趁着这次,多买些粮食回来。

    “咱们难得下山一次,咱家买粮食的机会本就少,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估计会被怀疑,所以你这次记得买粮食回来。”

    锦绣最近几天老是觉得心慌,莫名的觉得可能要发生什么事情,因为对她来说,最意外的就是交换器,所以她这几天已经把仓库里的东西拿了出来,肉已经全部冻上,清空了交换器仓库后,锦绣找了几个经常和她交换的对象,告诉他们自己最近有点忙,可能不会经常出现。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样做,但是直觉告诉锦绣,她要做这些!

    秦霖不知道锦绣怎么了,这种感觉的事情,也说不清楚,但是秦霖很支持锦绣的动作,那交换器本就是意外之物,就算哪天没有了,他觉得自己也能养活起锦绣和他们的孩子。

    身为男人的骄傲让他支持锦绣的举动,甚至他还在期待锦绣的交换器,消失!

    “行,还有没有别的东西,咱们下山不方便,这次多买点。”

    秦霖是担心锦绣月份越来越大,他肯定不能经常下山了,而且他这次下山还有一件别的事情,还有就是去县里打探一下卫家怎么回事。

    虽然养着卫元并没有什么,但是他们走了这么长时间了,都还没有回来,秦霖和锦绣商量后,还是去查探一下,不管结果如何,只要卫家不来接卫元,他们就一直养着卫元。

    人都是要相处的,尤其是卫元这么可爱聪明的孩子,每次看到锦绣要弯腰拿东西,他就会制止她,然后自己拿好,抬起手递给锦绣。

    这么懂事的孩子,锦绣喜欢,秦霖也喜欢,所以养着卫元,俩人都同意。

    “其他的你看着买吧,对了,记得改小元买串糖葫芦。”

    偷听的卫元听到这句话后,立刻抬起头,用他那亮晶晶的大眼睛欢喜的看着秦霖,“干.爹记得给干娘买好吃哒!”

    “噗嗤!”

    锦绣被卫元逗乐,秦霖也是满脸无奈的看着锦绣喷笑的样子,“知道了,给你们娘俩都买好吃的!”

    秦霖说完转身就走,这娘俩,不是亲的,偏偏好的跟亲的一样,害他这个有亲爹比较的干.爹,怎么做,都没有卫元心里的亲爹重要。

    罢了,罢了,想着自己过几个月就有亲生的孩子了,秦霖也就不郁闷了,到时候,如果卫元还在他家,他一定要把自家孩子看好,不能让卫元哄了去!

    看着秦霖略显无奈的背影,锦绣收住笑容,将卫元搂在怀里亲了又亲,今天家里只有锦绣和卫元,秦霖要下午才能回来,所以锦绣也不急着做饭,搂着卫元坐在炕上玩闹。

    知道锦绣的肚子里有弟弟,所以卫元一直注意着,看着卫元认真的样子,锦绣越发的觉得心里柔软,摸着微微凸起的肚子,想着几个月后自己也会有个孩子出生,越想,锦绣脸上的笑容就越柔和。

    秦霖和汪成、汪远一起下山,到下山村的时候去林家看了一眼,询问了有没有什么东西要带,因为林鸿不在家,林舅舅和林舅妈并不经常买东西,可是这次是要买过年的东西,而且还是进县城,所以两口子就让秦霖带了一些吃的给林鸿。

    “秦霖,你问问林鸿,什么时候回家过年。”

    听着林舅舅的话,秦霖想要告诉他们林鸿今年过年不一定能回来,可是这句话就在嘴边,却始终没有说出口,最后,秦霖只能转身离开林家。

    到县城后,秦霖还是和汪家兄弟分开,他先去找了林鸿,说了卫家的地址后让林鸿在县里帮忙查探,然后把林家给林鸿的东西给他,还有锦绣做的一些肉干。

    “舅舅让我问你,你今年什么时候回去过年。”

    原本欣喜整理秦霖带来东西的林鸿听到秦霖的话后,动作一顿,虽然很快就恢复了原样,但是还是被秦霖发现了。

    “怎么?回不去?”

    “不一定,隔壁县传来消息,可能要去帮忙。”

    林鸿虽然没有细说,但是秦霖却能听出一些猫腻,他也没细问,只是再三叮嘱林鸿小心安全,“银子还够吗?我这次带的多!”

    听到秦霖阔气的话,林鸿冲着他一笑道:“这个月开始我就有月银了,虽然不多,但是也算是捕快了,上次表嫂给的银子我还有,就不用了。”

    林鸿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隐隐有着自豪,起初他刚来的时候,大家都说他是靠着二叔的关系进来的,可是他通过了自己的实力留了下来,成为了一名真正的捕快。

    “那就好,你有事情就找二舅,要银子,你就找表哥,你刚开始,需要用银子的地方,还多着呢!”

    说着,秦霖就偷偷的将几块碎银子塞到林鸿的手里,不管什么地方,新来的总是会被欺负,更何况,秦霖听说,他们新捕快,每月拿了月银都要请老捕快吃饭的,只有新捕快什么都会了,才能免去这件事情。

    林鸿没有想到秦霖对他们捕快的事情了解的那么清楚,握着银子的手越发的用劲,转身的时候嘴唇微动,丢下一句话后林鸿就彻底离开了。

    林鸿离开后,秦霖才转身离开,之前见到的那个人,果然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