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山民锦绣 > 第27章 这是怎么了?
    看着交换器里终于止住泪水的章敏,锦绣欲言又止的叹口气,有些事情,不是她一个外人能说的,毕竟那人,是章敏的父亲。

    “章敏,你没有去找你外公吗?”

    锦绣的话音刚落,章敏就抬起了头,红肿的眼睛像极了小兔子,只是那嘴角的虎牙,却明显的和兔子眼不搭。

    “锦绣,外公因为我妈妈的事情,对我的态度,也就一般。”

    章敏的气息还有些不稳,幸好有锦绣听她哭诉,对于一个年仅十四岁的少女来说,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大骂‘贱.人生的’,真的不是太美好的回忆。

    “章敏,你如今有了这个交换器,其实你可以试着不要你父亲的钱,或者,你母亲不是还留了一些东西给你吗?你可以换个城市生活,毕竟你一直从他手里拿钱,底气不足。”

    锦绣说的倒都是真的,只是听了她话的章敏沉默了,她今年才十四岁,就算是她想找工作,人家也不要,再说了,她还要读书,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打工挣钱。

    她现在手里还有些钱,可是钱用完了呢?

    今天章敏一大早就去找她的亲生父亲要钱,或许是因为那个男人生意不顺,对章敏的态度也不好,骂了章敏几句,小姑娘受不了这种明晃晃的辱骂,哭着跑走了。

    “锦绣,你一说我才想起来,我还有妈妈留给我的东西,不过那要我过年去外公那里拿,这段日子,我就先忍忍吧。”

    章敏对于自己的父亲并没有多少感情,只是因为她现在要用钱,所以有求于别人才会这样,经过锦绣的开导,她也觉得,自己其实是可以利用交换器来挣钱的。

    有了这个打算后,章敏很快的和锦绣告别,关闭交换器后开始为自己脱离自己的父亲做准备,看着快速消失的章敏,锦绣只能叹气。

    这样的一个小姑娘,锦绣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说他父亲的不是?在锦绣看来,她毕竟是外人,并不好去评论别人的长辈,她只能给章敏一些帮助。

    比如章敏曾经和她说过的,她那里的人都喜欢她绣的荷包和手帕,价钱还不错。

    有了这个想法的锦绣很快便忙开了,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她要多绣一些荷包和手帕,等章敏需要的时候,全部给章敏。

    锦绣不知道这次章敏为何要问她父亲要钱,在锦绣的印象里,章敏可是不缺钱的人。

    下午汪家大嫂来的时候,见锦绣在绣花,也陪着锦绣坐了一会才回家,对于锦绣来说,汪家大嫂来不来,她并不在意,她在意的是这次秦霖进山会不会出事。

    前两次,秦霖可都是带着伤回来的,这一次,可千万不要有事。

    或许是老天听到了锦绣的心声,秦霖是在第二天下午回来的,一同前来的还有周家的二小子,将秦霖送到家,周家的二小子就转身往汪家走去,临走的时候,周家的二小子还一个劲的说锦绣的手艺好,说他娘说要过些日子来学几手。

    等周家二小子的身影不见,秦霖才说出,周家大小子负责送了汪家两兄弟回家,他们两兄弟分了一只半野猪,半只狍子。

    秦霖带回了一只野猪和半只狍子,还有几只活的野鸡,活野鸡是大家知道锦绣怀孕后才一起捉给秦霖的,他们山上不能养家禽,不过几只野鸡关在屋子里,养上个把月倒是没有事情,何况现在是冬天,收到野鸡的锦绣很开心,将野鸡圈进老屋的东屋,撒了把米,准备养个把月,留着过年吃新鲜的。

    野猪和狍子都已经杀好,秦霖没有让锦绣沾手,自己利索的将野猪分好,锦绣在一旁指导秦霖,需要灌腊肠的前腿肉,腌制的五花肉,还有满是猪毛的猪头,还没有来得及清理的内脏,全部都被整齐的放好。

    最终章敏还是没有要锦绣半只野猪,她用二十斤的现代肥猪肉和锦绣换了十斤的野猪肉,有前腿肉、肋排和五花肉,看着秦霖多分出一堆肉来,锦绣立刻就猜到了他的意思,“秦霖,把章敏给的肉也分几斤出来,给舅舅家和表妹那里都送上点,对了,我记得舅舅喜欢吃蹄子,你给舅舅家分两个。”

    秦霖从锦绣开口时,手就停了下来,现在听到锦绣这么说了,立刻有些不好意思,他原先还在想着怎么和锦绣开口,让锦绣答应分几斤肉给舅舅家,没有想到锦绣不仅主动开口了,更是提出还要给林秀婆家几斤肉。

    “嘿嘿,媳妇你看,该怎么分?”

    看着秦霖谄媚的样子,锦绣撇撇嘴,她虽然不是很喜欢林家,可是作为亲戚,该有的礼节她还是懂的,不过是几斤肉,她又不会小气到不给。

    “前腿肉不多了,给舅舅家十斤后腿,另外给两个猪蹄,半叶猪肝,肥猪肉给三斤,狍子肉切两斤,给林秀婆家五斤后腿,半叶猪肝,肥猪肉两斤,狍子肉也切两斤,咱家就两个人,也吃不完那么多东西。”

    锦绣一边说着,秦霖手中的刀一边割着,等锦绣的话音落下,秦霖也快速的将锦绣说的分好,“明天我早点下山,估摸着中午就能回来,你有事情等我回来再做。”

    “知道了。”

    锦绣不去看秦霖的脸色都知道他现在什么表情,在这里,又没有自家亲戚,秦霖也不过一个舅舅,就这么点亲戚,她要去还处不好,那才叫丢人!

    不过是一些肉,她交换器仓库里还有很多,这野猪又是秦霖打的,拿来送人情,而且还是秦霖家的人情,锦绣是一点压力也没有。

    第二天锦绣还没有醒秦霖就出了门,身后背着竹筐,想着锦绣那别扭的样子秦霖就想笑,其实他知道锦绣是心疼他,觉得他不值,可是外公已经死了,他如今就这么一个长辈了,因为外公最后的一段日子,舅舅家也花了不少银子,这个年,肯定不富裕。

    这些肉对于他家来说,如今还真的不算什么,不像往年,他家的粮食都要卖了猎物换,今年家里的粮食因为有锦绣的交换器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困难,而且还都是白米白面,十分养人,分给舅舅家十几斤肉,对于他家那一百多斤肉,真的不算什么。

    秦霖到下山村的时候辰时刚过,林家只有林舅妈在家,看到秦霖过来送肉,整张脸都写着满意,“秦霖啊,舅妈家没有好东西给你,这不,家里还有些鸡蛋,你带回去,给锦绣补补。”

    林家养鸡,秦霖家在山上不方便养家禽,对于这些鸡蛋,秦霖心底想收,但是又想到舅舅家的情况,还在犹豫的时候,就听到身后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你舅妈给你你就拿着,再带些菜干回去,你们山上种菜不方便。”

    林舅舅是听村上人说秦霖来了,他才会从地里回家的,刚到家就看到自家媳妇给秦霖塞鸡蛋,他的眉间终于松快了些,这些日子因为家里花了一大笔银子,媳妇老是跟自己吵,要不是自己说要休妻,估摸着她还不会老实。

    “那我就拿着了,这一份是锦绣分好给林秀婆家的,他们家估计也不容易,就劳烦舅舅送去了。”

    秦霖听林舅舅开口了,林舅妈也没有厌烦或者口是心非的神色,这才接下林舅妈手里的竹篮,将竹篮里的鸡蛋放到自己的竹筐里。

    至于说肉是锦绣分的,不过是想在舅舅和舅妈面前给锦绣一个好的印象,毕竟锦绣是外甥媳妇。

    “舅舅,怎么没有看见林鸿?”

    秦霖将鸡蛋放好,他虽然没有数,但是大致看了一眼,也知道这里的鸡蛋也有三十个,够锦绣吃些日子的,话问出口后,秦霖并没有很快的听到林舅舅的回答,疑惑的抬起头,就看见林舅妈在小心的抹眼泪。

    这是怎么了?

    “唉,秦霖啊,这不是你四外公家的二舅舅不是在县里做捕快吗,他前些日子升了捕头,回村探亲,看到你表弟,说你表弟不错,就给带去县里了,说是努力努力,看能不能做捕快。”

    林舅舅虽然说的轻松,可是秦霖还是听出了他话里的担忧,只是一瞬间,秦霖就清楚了这事情的原委,估计是四外公看舅舅家不容易,让自己的儿子提拔一下林鸿。

    他们到底都是林家人,搭把手倒是在理,不过这去了县里,想必一切都不容易。

    “舅舅莫要担心,有二舅舅在,表弟想必不会有事的,等过些日子我正好要去一下县里,可以顺道去看看林鸿,舅舅和舅妈可有什么话要带去?”

    原本秦霖是没有打算去县里的,可是一想到林鸿,他就觉得自己还是走一趟的好,毕竟是自家表弟,秦霖也是个在乎亲情的,听秦霖这么说了,林舅舅没有说什么,只是让秦霖带话给林鸿,让他听话,多做事,少说话,倒是林舅妈,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还让秦霖过几天去县里的时候来一下家里,她好给林鸿准备些东西。

    秦霖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想林舅妈今天的表现,最终秦霖只是叹口气,不管林舅妈对外表现的多不好,她都是一个疼爱孩子的娘亲,对自己的儿女,她总是没有坏心的。

    秦霖还没有走到家门口,就闻见了厨房里飘出的香味,这味道,一闻就知道锦绣做了什么好吃的。

    锦绣今天起来后就发现了秦霖不在家,知道秦霖是下山送肉,她也没有闲着,切了点猪前腿,剁成肉馅,又剁了酸白菜放进肉馅里,白白胖胖的酸菜野猪肉饺子足足包了一百个,估计秦霖快要回来了,锦绣才点火煮饺子。

    锦绣刚把饺子盛好,就见屋外有了人影,不用抬头,都知道是秦霖回来了。

    “酸菜饺子,媳妇,你真厉害!”

    “噗嗤,不就一顿饺子吗?看你把我夸的。”

    锦绣在秦霖刚开口就猜到他可能会惊讶,只是没有想到秦霖会这么夸她,白胖的饺子,蒜泥和辣椒被放置在小碟子里,沾上蒜泥或者辣椒沫,一口一个,秦霖一顿就吃了四十个,锦绣吃下第十五个饺子,满足的打个饱嗝,看着剩下的饺子,想着今天晚上的一顿也有了,这下午他们就可以专心的灌腊肠了。

    章敏给的配方是锦绣从来没有见过的,出于对章敏的信任,第一次锦绣就灌了二十斤的猪肉,十斤辣的和十斤不辣的,还有腌制的五花肉,后腿肉,忙忙碌碌一下午,直到晚上,秦霖才将林鸿去了县里做捕快的事情告诉锦绣。

    锦绣皱着眉,想着林鸿的性子,这么个老实的性子,多见见世面也好,不过自家相公又要去县里,难不成只是为了去见林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