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山民锦绣 > 第26章 你老丈人来了
    冬猎是山民们每年都要进行的一项活动,刚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个人在立冬后最后一次狩猎,可是慢慢的,他们发现一个人猎来的猎物并不能支持一大家撑到第二年的春末夏初,于是有关系的山民慢慢的开始一起冬猎。

    因为平时狩猎的时候山民们都是不会一起出动,因为这样动静太大,也因为一群人去一个地方,往往收获会不够分的,于是,一年一年下来,每年的冬猎,山民们会去平时很少去的深山里,却猎真的大猎物。

    这次选择野猪岭,也是因为快过年了,山民们不要能卖的高价的猎物,只需要肉多的,能腌制起来好放到第二年的猎物,这野猪自然是首选。

    一头野猪能有两三百斤,剥皮去掉内脏,一头也能有两百来斤,一家人基本上就够了,加上点平时猎到的野鸡野兔狍子什么的,足够一家四五口人沾荤。

    下山村的位置就是靠近大山,锦绣原本并不知道自家这附近山有多少,可是在秦霖的介绍下,她也知道了这一片是延绵不绝的大山,越往山里,猎物越多。

    今天的天气很好,温度也有小幅度的上升,锦绣一大早难得的起身,给秦霖重新整理了一下东西,等再三确认秦霖把该带的东西多带上后,这才将秦霖送出门。

    “好了,别送了,快进屋,外面冷。”

    秦霖看着锦绣依依不舍的样子有些想笑,他不是第一次出门狩猎,却是婚后第二次要去深山,晚上不回家的狩猎,如果一切顺利,他明天傍晚就能回来,不顺利,估计还要多耽误几天,这次进山,不是平时,没有猎物就回家,而是必须要猎到猎物才能回家。

    “那你小心点。”

    锦绣知道秦霖不希望自己担心,站在屋子门口,再三的叮嘱一声后,果然听话的转身进屋,看到锦绣进了屋子,秦霖这才转身离开。

    秦霖离开后,锦绣再次探出身子,看着秦霖的背影,她总有种秦霖瞒着她什么事情的感觉,虽然怀孕后她感觉自己对什么事情都迟钝了一些,可是秦霖看自己的眼神还是能看出一点猫腻的。

    想了又想,锦绣还是将罪名按在了白布上,她记得,那白布是布店掌柜女儿卖给秦霖的,也就是说,秦霖买那块白布很有可能是被人家缠的紧了才会买的。

    越想越觉得自己猜对的锦绣很快就放下了这件事情,秦霖不在家,她要好好的安排自己这两天的时间。

    秦霖绝对不会想到,他不过是随口提的一个人,就让锦绣产生这般想法,当然,他也不会知道,自认瞒过锦绣的心事,还是因为他的眼神让锦绣略有察觉。

    锦绣待在屋子里,想着这几天秦霖不在家,汪家大嫂昨天答应秦霖,今天白天的时候会偶尔来看看,当然,锦绣也拒绝过,可是谁叫她如今情况特殊,秦霖不放心呢~

    按照锦绣的估计,上午汪家大嫂不会来,毕竟秦霖刚走没有多久,那么也就是下午有可能会来,想到这里,锦绣快速的打开交易器,搜索新的交易对象,哪怕她现在没有,但是多认识一些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了新的交易。

    秦霖是带着弓箭出门的,身后还背着一个竹筐,竹筐里是他这几天的干粮——肉饼,两个竹罐,一个是早上熬的大米粥,还有一个是白米,昨天就说好汪家会带着一个陶罐和盐,秦霖家白米多,他主动说带白米。

    秦霖出了家门沿着山路一直往北走,走出一段路后就看见了不远处站着的汪家两兄弟,两人各自背着一个竹筐,手里提着弓箭,看到秦霖来了,相视一笑,三人也不多说什么废话,打了招呼后就继续往北走。

    秦霖三人到周家的时候,周家父子三人也都收拾妥当,只是都坐在客厅里,一看就是在等他们。

    这次周家去三个人,除了周家当家的男人就还有他的大儿子和二儿子,三儿子和四儿子还小,不到进山的年纪,往年都是周家当家男人带大儿子去,今年是二儿子第一次参加冬猎,小伙子明显的有些激动,不同于自家大哥的沉稳,他倒是活泼一些,让周家男人颇为头疼。

    秦霖三人一出现,周家二儿子就带头笑出了声,一边笑还朝着他大哥咧嘴,周家四儿子最小,此时他拉着周家长子的衣袖,大声的说道:“大哥,你老丈人来了!”

    哄!

    在场的几个大人都不厚道的笑出了声,此时周家大儿子终于鼓起勇气看了汪成一眼,在看到汪成笑着看着他后,倒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显然是已经知道了两家大人已经在商量他和槐花的婚事,更是在心底认准了这个岳父。

    “汪叔,二叔,秦叔。”

    周家长子打了一圈招呼后,就把几个弟弟赶跑,看着儿子窘迫的样子,周家男人及时开口,“来的挺早,吃饭了没?”

    周家的男人因为常年打猎,整天冷着脸,但是熟悉他的人就知道他是个热心人,此时他看着秦霖三人,虽然板着脸,但是语气却是很温和。

    “吃过了。”汪成刚开口说话,话音刚落,就听见了身后有人的脚步声响起,一转身,就看到了周家嫂子的身影出现。

    “来来来,一人喝碗热汤再走。”

    听到声音,秦霖也转身看去,只见周家大嫂端着一个陶罐,身后跟着周家三儿子捧着几个碗走了进来,秦霖看了汪成和汪远一眼,就见两人却是很直接的坐在了周家的桌子上,“那就喝一碗。”

    看着人家准亲家不客气,秦霖这个媒人家的相公也就不客气了,坐下来后,对着周家男人使个眼色,周家男人就把屋子门口探头的几个孩子都撵了出去。

    “昨天锦绣去说了,反正你们两家人都在,我也就不多说一遍了,你们自己说吧,等下聘了,再让锦绣来帮忙。”

    秦霖说的一点也不客气,甚为熟稔的将自家媳妇身上的事情摘掉不少,索性在座的人都知道锦绣怀了身孕,知道秦霖疼媳妇,打趣几句也就不说什么了。

    周家嫂子将三碗热汤盛好后才接过秦霖的话,“行,就要过年了,咱们都忙,那就明年开春下聘,等冬猎回来,咱们一起去看看地基。”

    汪成点头,接过热汤,不发一言,周家人上道,他汪家也不会没有眼色。

    一人一碗热汤,生姜红糖水里有两个鸡蛋,都是男人,两三口一个鸡蛋,一碗汤几乎没花多久就吃的干干净净,等他们喝了汤,周家父子三人也都背上了竹筐,六人也不多说,直接各自背着竹筐就往外走。

    冬天的山林,没有了树叶的遮挡,略显萧条,六个人,除了周家的两个小子会被几个大人偶尔打趣几句,六个人倒是没有一直浪费力气说说笑笑,等六人和其他人汇合,秦霖三人第一次踏入北山里的野猪岭,野猪岭除了野猪群,还有的就是一片一片的松树林。

    松树不会因为冬天的到来枯萎,地上偶尔可见的松塔,几个人随手会捡起看看,要是有果子,就会扔进背篓,带回家给家里的女人孩子做个零嘴,这些都是冬天的乐趣。

    秦霖几人是第一次见到北山里的山民,他们似乎因为更靠近深山,又不像周家靠河,显的更瘦弱一些,索性几人的眼神很正,都是山民,说了几句话便熟悉起来,在得知周家和汪家的喜事后,都笑着打趣几句,吵着喝喜酒的时候一定记得叫上他们。

    此时已经是正午时分,秦霖拿出肉饼后就被众视线光临,他的动作不停,嘴上却说道:“这是我家那口子,知道都是汉子,爱吃肉,于是就做了这么些肉饼,用火烤一下,热了就能吃。”

    秦霖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这么炫耀有什么不好,前些日子他们三家猎到熊的事情又不是没有传出来,几家除了他家人口最少外,别人家都是一大家的人,这银子自然不能像他这般花。

    众人听到秦霖这么说,对锦绣的印象更好了一些,只是这一时还真的没有人伸手。

    秦霖也不急,眼神扫了一圈后,就将饼送到了汪家两兄弟的面前。

    “弟妹手艺不错,这饼看着就好吃。”

    汪成两兄弟是最不客气的,秦霖这么主动,他们又怎么会客气,周家的男人在他们之后伸手,等他伸手后,剩下的人也就不会客气,几人拿着饼在热,两个陶罐里煮着粥,一把白米加上一把别人带来的豆子,浓香的粥在翻滚,等周家男人拿出杂粮饼,众人发现饼里夹着辣滋滋的咸菜后,纷纷转移目标。

    一人吃了一个肉饼,一个杂粮饼,又各自吃了一些自己的干粮,一人一口热粥,半天的疲劳就消失无踪。

    他们吃饭的时候特意避开了风口,所以等他们吃完饭,也没有引来猎物,毕竟是这么多人在一起,也不会有没有眼色的猎物撞上来。

    收拾干净地面,十来个人终于准备开始找寻猎物,野猪岭野猪岭,这要找的,自然就是野猪,他们的目标是一个小的野猪群,这样他们十来个人围攻一个野猪群,就可以每个人分到一头野猪。

    北山里秦霖和一群人正在找寻野猪的踪迹,秦家的屋子里,锦绣看着眼前哭红了眼眶的章敏,有些不知所措的慌乱,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安慰这个哭的伤心的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