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山民锦绣 > 第9章 怎么舍得不用?
    似乎是锦绣的神色过于认真,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异样,汪大嫂也觉得自己之前做的有些过了,这才在汪二嫂的催促下,开了口,“这不嫂.子家的槐花已经十二了吗?嫂.子听秦霖说你绣花好看,你看能不能教教槐花。”

    锦绣没有说话,而是因为汪大嫂的话,从前世的回忆中醒来,想着自己该怎么教槐花,槐花比自己小不了几岁,但是自己的辈分却大一辈,当然,锦绣的沉默让汪大嫂有些尴尬,于是她试探的说道:“当然了,教点简单的就行,咱们这样的人家也不求多好,这拜师礼,咱们也按照镇上私塾来,你看怎么样?”

    汪大嫂说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毕竟绣花这种事情,在他们这样的人家,都是娘亲教给女儿的,只是她们妯娌两个,都只能缝个衣服,至于这绣花……还真的不会!

    以前是不认识会绣花的人,现在秦霖的媳妇就会,就凭他们两家的关系,她也就动了这个心思,只是又因为不了解锦绣,偏偏绕了一个大圈子,才将自己的意思说了出来,倒是显的她有些刻意。

    锦绣的嘴角带笑,亲热又不显得刻意,“我当是什么事呢,嫂.子不用这么客气,刚才我是在想该怎么安排,毕竟槐花也是大姑娘了,我看这样吧,这两天你们给槐花准备点绣花要用的东西,等过几日,我就来你们家里教槐花,嫂.子你看怎么样?”

    锦绣想了一下,自家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要盖房子,到时候,肯定要请汪家的人帮忙,家里也会进出很多男人,叫槐花去她家,肯定是不方便的。

    她这绣花的手艺,有在家的时候跟着自家娘亲学的,也有前世到了李宅后,跟着伺候她的大丫鬟学的,虽然那丫鬟是别人安排在她这里的人,可是刚开始的一年里,自己的确是跟着她,学了不少东西。

    她现在教了别人,其实也没什么,多活了一世,有些事情,她想的很明白,想要什么,她也清楚的很,和汪家交好,是秦霖的意思,当然了,秦霖没有亲兄弟,表兄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和秦霖也不亲,这汪家对秦霖好,两家住的近,她是秦霖的媳妇,自然要和汪家的两个嫂.子交好。

    “大嫂,我就说锦绣肯定会答应的,瞧你担心了那么久。”汪二嫂对着自家大嫂说了一句后,立刻伸手拉住了进锦绣的手,“锦绣啊,大嫂娘家是屠夫,我娘死的又早,所以我和大嫂都不会绣花,我们两家也就只有槐花一个闺女,这事是嫂.子们想多了,你别介意。”

    汪二嫂很直接的说了原因,锦绣也听的明白,山民的日子苦,女人的身体也不好,生的孩子也不多,看着汪大嫂和汪二嫂的神色,锦绣利落的点头,“我都明白,大嫂和二嫂以后拿我当自家妹妹就行,和自家妹妹说话,不用拐那么多弯,至于大嫂刚才说的拜师礼我就不要了,就当是给槐花添妆了。”

    锦绣笑着打趣的说了一句,另两人也跟着锦绣笑了起来,当然,所谓添妆一说,只是拒绝拜师礼的理由,只是教绣花更何况他们又都不是官宦人家,说拜师礼,就有些过了,至于等槐花出嫁的时候,锦绣身为秦霖的媳妇,肯定是要添妆的,何况现在又教了槐花,占了一个师徒的名分。

    女人这里欢声笑语,可是男人们之间的气氛却有些低迷。

    汪成和汪远对视一眼,两人的眼中均有为难和沉重,似乎是兄弟二人用眼神沟通好了,汪成这才开口,“秦霖,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

    秦霖在回家的路上就将这件事情翻来覆去想了很多遍,不管多少种可能,他都不会忘记一点,“那可是贵人。”

    秦霖的语气很不好,自家在这山上住了几代人,虽说一直都是山民,没有田地,靠着打猎为生,但是饿不死,两家的长辈在一次打猎的途中发现了山泉,告诫他们不能宣扬,他们也靠着这口山泉渡过三次旱灾,这山泉的秘密他们要守。

    其实,他们在山上,也不至于过的很好,只是现在,秦霖想的很明白,眼看自己娶了媳妇,媳妇还得到了上天赐予的宝贝,家里的日子好过了,这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的潜意识里,是拒绝下山的。

    “贵人既然是想买山,那么咱们是肯定阻止不了的,只是这几座山,贵人也不可能都买了不是,至少,咱们还是有机会的。”

    原来今日秦霖欢欢喜喜的下山,准备告诉自家外公,他准备盖房子了,银子的来源是商量好的,猎了大物件,去宣城卖了五十两银子,原本这五十两银子,买下秦家附近的几亩地后,盖上几间青砖大瓦房,还能剩下一点,可是现在,一句‘贵人要买山’一出现,就将秦霖的热情,浇灭了一大半。

    汪成和汪远两兄弟听秦霖这么一说,就知道了他肯定是想到了主意,不约而同的看向秦霖,“那你是怎么打算的?”

    两人都知道秦霖不是个鲁莽的人,只是他们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山,要卖给贵人的这件事情,着实吓了他们一大跳,他们山民的日子苦,这山上的地,住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地契,要是贵人买了山,他们只能下山,而且,以后肯定不能来这里打猎,这一大家子,如何生活?

    秦霖几乎没有思考,在汪家两兄弟话音刚落下,他就开了口,“我想将我家附近的山地买下来!”

    一句话,就将汪家两兄弟吓住了,买山地?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秦家和汪家所在的山脉了,下山村靠着连绵大山,最近的一座大山,是下山村所属,平时村里人砍柴都在这座山上,翻过这座山,后面还连绵着几座山,最近的一座山背面,就是汪家所在,而这座山的对面,就是秦家所在的山,再往西,就是秦霖上次打虎的西山,至于西山后还有没有山,秦霖就不知道了。

    秦霖家往南走,翻过两座大山,是宣城,往北原本隔着一座山的后面是一条大河,可是因为今年干旱,河床干枯,秦霖去的并不多,从地段上来说,秦霖家是被几座大山包围的,现在传言有贵人要买下秦霖家所在的山头和汪家所在的两座山头,这才让秦霖和汪家两兄弟恐慌。

    他们是山民,如果离开大山,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生活下去,秦霖不是没有想过带锦绣下山,可是如果下山去,就要和下山村的人生活在一起,不说秦霖自幼就没有和那么多人相处过,就是锦绣的秘密……

    一想到锦绣的秘密,秦霖是怎么都不愿意去下山村生活,虽说去了下山村,靠着下山村的一座山头,他也能打猎,可是那座山的猎物不多,而且都是野鸡野兔等物,村上的人又多,因为今年干旱,山上基本都被挖空了,他也不想去和村里人抢食物。

    下定决心买山地,也是因为他今天打听了山地的价格,他知道自己家的情况,多了不敢说,买下二十亩山地还是可以的,等买下这二十亩的山地,他一家人肯定是够嚼用了,平时打猎,开地,都理直气壮了,至于贵人是不是真的要买山?他都买下来了,如果贵人真的要强买,他就卖给贵人,然后带着媳妇搬走就是了。

    当然,这也是最后的打算,不到万不得已,秦霖是不会离开这里的,这里是他出生长大的地方,是他爹娘祖宗埋身的地方,他不想走,也不愿走!

    秦霖对大山有依恋,不愿意离开大山,汪家两兄弟又何尝不是,知道秦霖打了大猎物,卖了五十两银子,能买下二十亩山地后,两兄弟也动了同样的心思,他们两兄弟多了不说,十亩山地还是能买的起的,等到他们买下十亩地,和秦霖家的二十亩山里连起来……

    三个人的想法在此刻空前一致,得到汪家两兄弟的答复,秦霖也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自己一人坚持。

    “我想着,从我家后山五亩地开始,一直往你们这边来,正好能把山泉也给一起包含在里面,只是镇里来丈量的时候,山泉要用石块遮掩一下。”

    秦霖的安排得到了汪家两兄弟的同意,如今水少,下山村虽然有条河,但是也不多了,他们守着山泉,倒是不会没有水用,但是一旦被人发现了山泉,那肯定要出事。

    两家人瞒了这么多年,是不愿意将山泉说出去的,靠着山泉,他们有水喝,渴不死,能打猎,挖野菜,种点蔬菜,总是能养活家人的。

    三人又商量了几句,约好了第二天去镇上买山地,秦霖就带着锦绣回家了,路上秦霖依旧不说话,锦绣也不问,回到家里,锦绣就忙着做饭,等到两人洗漱好躺在土炕上,秦霖才将今天听到的事情告诉了锦绣。

    “那咱家是不是就不能盖屋子了?”

    锦绣还想着秦霖说的青砖大瓦房,倒是秦霖,因为锦绣的‘咱家’一词,原本低沉的心情,现在变的极好,将怀里的锦绣搂紧,秦霖这才开口,“原本想着盖五间,现在一想,要不咱们就先盖两间偏房,唔,一间偏房盖了厨房,另一间留着住人,今天一开始和他们说的是五十两银子,真的要盖五间出来,倒是显眼了。”

    秦霖今天将盖青砖大瓦房的价格问的很清楚,像他打算的五间青砖大瓦房,最少要二十两银子,如果原本只买自家附近的几亩山地,倒是没有什么,可是现在他打算买二十亩山地,那房子自然只能盖两间了。

    “两间就两间,咱们还年轻,缓两年,到时候说是打了大猎物也好,说是攒的银子也好,地有了,还不是想什么时候盖就什么时候盖吗?”

    锦绣能理解秦霖的心思,而且他不说,锦绣也明白,自己守着宝贝,如果到人多的地方,的确是会被发现,除非她不用那宝贝,可是宝贝那么好,她怎么舍得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