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山民锦绣 > 第5章 锦绣,委屈你了
    “护身符?”

    “你有吗?”

    锦绣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一点她这个第一个交易对象的,比如他那里有炼丹的,也有制符的,更何况秦霖是为了步文彦去找老虎,这步文彦自然是要对秦霖的安全负责。

    锦绣不想刚嫁给秦霖就做寡.妇,更何况她也知道,秦霖想要去打老虎,那也是因为家里银子几乎没有了,当然,这不包括她的银子,可是秦霖不愿意用她的银子,用秦霖的话说,他是个男人,怎么可以用媳妇的私房银子。

    身为男人,就该挣钱养家!

    锦绣眼含泪花的看着秦霖,这个男人有担当,锦绣感动的同时也担心秦霖的安全。当然,如果有了步文彦给的护身符,秦霖的安全有了保障,打到一只老虎,到不会特别的困难。

    秦霖接受步文彦的提议,当然是因为他的确急着用银子,今年的雨水少,家里没有银子,房子破旧不堪,这泥草房还是他爷爷在世的时候盖的,都这么多年了,更何况,他想盖三间青砖大瓦房给锦绣住。

    每次秦霖下山的时候,路过有青砖大瓦房的人家,总是要停下脚步打量一眼,这是他幼时就有的梦想,现在有了媳妇,自然是更要努力。

    可是他也知道,青砖大瓦房,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盖起来的,当然,最重要的,在他的心里,自家媳妇生的好,住在这泥草屋子里,他心疼!

    再说他如今有了媳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了儿子,养儿子什么的,没有银子怎么行,他爹养他可是花了不少银子的,他也经常听他娘说,当年她怀自己的时候,就是因为吃的不好,伤了身子,所以只生了他一个。

    秦霖幼年就自己一个人,后来他爹带着他去汪家,看到汪家两兄弟,别提多羡慕了,他现在就想着养胖媳妇,让媳妇给自己多生几个孩子,所以这银子,当真是缺的。

    “锦绣,你和那个人说,如果他能给那个什么护身符,我大后天就去山里找老虎,一定能找到!”

    秦霖听锦绣说了护身符,知道那是好东西,也就动了心思,猎老虎是肯定有危险的,但是如果安全有了保障,他在山里待两天,也是能找到老虎的。

    至于会不会受伤?对于他们山民来说,靠山吃山,打猎,又哪里有不受伤的。

    “秦霖……你,你真的要去吗?”

    锦绣双手紧握捏着秦霖的袖口,她现在后悔还来不来得及,猎老虎,真的太危险了。

    秦霖一眼看过去,就发现了锦绣的紧张,小脸绷着,一点笑容也没有,粉色的唇瓣也因为紧张、害怕,咬出了丝丝血迹,叹口气,伸手,将锦绣搂在了怀里。

    “锦绣,别害怕,我心里有数,不会出事的。”

    秦霖年幼的时候不是没有遇见过老虎,只是一般情况下,他都不会主动招惹老虎,只是这次,他是要主动去找老虎,害怕吗?

    或许有一点吧!

    “秦霖,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答应我,好不好?”

    锦绣的脸颊上已经布满了泪水,秦霖的坚定让锦绣不得不相信他,这个男人,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她知道,此时她应该开心,因为这个男人有担当,能吃苦,可是她的心里就是难过,她知道秦霖想让她过上好日子,可是她又真的在乎吗?

    从看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她就知道,这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好男人,或许他不会喜欢上自己,可是他绝对是个合格的丈夫,现在的一切,都证明了,自己的决定没有错,闭着眼,任由泪水落下,缩在秦霖的怀里,锦绣听到了秦霖轻轻的‘嗯’,勾起嘴角,只这一次,就这一次,以后,再也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秦霖知道锦绣在哭,面前的衣服已经被泪水打湿,热热的,就像他的心口一样,因为锦绣的担心,秦霖只觉得心口暖暖的,爹娘去世后,这是第一次有人担心自己,真好!

    因为秦霖的坚持,步文彦最终答应了给一个锦绣说的护身符,同时,他也对锦绣说了,如果有好的药材,他也可以交换,锦绣没有什么心情,对于步文彦说的交换内容,根本就没有心情仔细听、细心记,可是秦霖却记住了。

    锦绣最后是在秦霖怀里睡着的,抱着锦绣,将她送到西屋,秦霖看着满脸泪痕的锦绣,叹口气,回了东屋。

    因为前一天晚上哭的太多,第二天锦绣起来的时候眼睛肿的很难看,用冷水敷了敷,对秦霖一大早就摆出的殷勤,锦绣就像是没有看到一般。

    洗菜,切菜,因为今天有客人来,锦绣一大早起来就忙着做饭。

    馒头蒸了两锅,足足有四十个,香气扑鼻的野鸡也在锦绣的手下出锅,看着时辰不早了,锦绣走回了西屋里,用热水擦了擦身子,换上了大红色的上衣,深蓝色的裤子,还有新做的鞋子。

    长发全部盘起,只在头上插了一根银簪,再也没有其他的首饰,刚把自己收拾好,屋外就听见了有人说话的声音,对着水盆,仔细打量了自己一眼,锦绣这才起身出门。

    “秦霖……”

    这是今天锦绣第一次和秦霖说话,原本背对着锦绣的秦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立刻转身,只见自己的新媳妇俏生生的站在门口,看锦绣穿裙子看多了,这是第一次看到锦绣穿山里人爱穿的短衫和长裤,可是那粗布穿在媳妇的身上,怎么就那么好看呢?

    “哎呦,这就是秦霖的媳妇吧,可真漂亮!”

    说话的是一个大约三十岁的妇人,她穿着一个深绿色的短衫和黑色的长裤,手里提着一个红纸包。

    “咳咳!”

    一声咳嗽声的出现打断了秦霖的思绪,难得的是秦霖的耳尖红彤彤的,不敢看锦绣的眼睛,“锦绣,这是汪大嫂,那是汪二嫂。”指着妇人身后的另一个穿着蓝色短衫的女人,秦霖将她介绍给锦绣认识。

    “汪大嫂,汪二嫂,我是锦绣……秦霖的媳妇。”

    或许是秦霖的反应让锦绣的心情变好,主动介绍自己的时候,最后特地的多说了一句,倒是锦绣说完这句话后,两名妇人的身后,又响起了两道大笑的声音。

    汪成和汪远两人,一个抱着一个孩子,两人身后还跟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女孩子穿着粉色的短衫和黑色的长裤,红着脸,手中提着一个竹篮,看着锦绣看向自己,俏生生的喊了一句“婶子。”

    “这是我家大闺女,她爹怀里的是小儿子。”

    汪大嫂拉着自家大闺女就走到了锦绣的身边,汪二嫂也笑着走到了锦绣的面前,“大嫂,咱们去布置吧。”

    “对,对,瞧我这记性,看到弟妹的模样,把正经事都忘记了。”

    汪大嫂是急性子,听汪二嫂一说,才想起来还有正事没办,于是锦绣就看着汪大嫂和汪二嫂两人从篮子里拿出红纸剪成的喜字和窗花,喜字只有两个,门口一边一个,西屋的窗上是一个红色的窗花,最后汪大嫂又将红纸包打开,红枣,花生,桂圆,莲子,数量都不多,可是这寓意却是极好。

    锦绣看着汪大嫂和汪二嫂两人利落的布置新房,眼中突然涌出了泪水。

    “嫂.子!”

    汪大嫂和汪二嫂一转身,就看到满脸泪水的锦绣,汪大嫂的大闺女都十二了,锦绣如今不过只有十五岁,比自己闺女大不了几岁,看到锦绣流泪,她的眼中也含了泪。

    “唉,锦绣啊,别哭,你的事情秦霖都和我们说了,以后好好跟着秦霖过日子,他不会让你吃苦的。”

    汪大嫂的话音刚落,锦绣就扑进了汪大嫂的怀里,锦绣的心一揪一揪的疼,她都知道,知道秦霖不会让自己吃苦,可是正是因为知道,所以她才想哭。

    上辈子,爹娘把自己卖掉,只一个小包袱,带着两身旧衣服,她就进了李宅,没有红衣服,没有红喜字,没有这细心的布置,她的爹娘眼里只有儿子和银子,她在李宅两年多,看的多了,知道这世间的险恶,可是现在!

    汪家的两个嫂子,真正的比她那狠心的爹娘都要好,虽然知道这都是看着秦霖的份上,可是这么细心的红枣等物,真的让她感动,只有女人明白女人,任何一个女人,都是在乎这些的。

    “锦绣,你怎么了!”

    锦绣的哭声刚响起,秦霖快步的走到了西屋门口,汪大嫂对着汪二嫂使个眼色,松开锦绣,拉着闺女就出了屋子,路过秦霖的时候,还给秦霖使了个眼色。

    “锦绣?”

    秦霖不知道锦绣为什么哭,从昨天晚上开始,锦绣就哭了好多次,每次锦绣一哭,他心里就憋的难受,爹娘都和他说过,是男人,就不该让媳妇流眼泪!

    “嗯。”

    满含鼻音的应了一声,锦绣有些不好意思,秦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媳妇哭的伤心,可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锦绣,委屈你了,咱们山民成亲,都是这般请交好的人家吃顿饭就行,也没有给你准备聘礼,不过你相信我,我一定让你住上青砖大瓦房!”

    秦霖都不敢看锦绣,正说着话,想着怎么安慰媳妇才能让媳妇不哭,就发现自己的大手里突然多出了一个软绵绵的小手,几乎是没有思考,大手就激动的握紧了小手。

    “秦霖,谢谢你,谢谢你同意买了我,能嫁给你,是锦绣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是啊,上辈子,她从懵懂无知,到看清现实,最后吊死在华丽的屋子里,可是却没有感受到一丝的温暖,是这个男人,让她知道了重活一世的意义。

    “嘿嘿。”

    秦霖不知道锦绣的秘密,听了锦绣的话,咧着嘴,露出一口白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