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山民锦绣 > 第1章 不吃肉怎么行
    干涩的喉咙终于迎来了一丝甘甜,虽然只有一口水,但是锦绣还是欣然接受了男人的好意。

    恢复了一丝力气,锦绣终于有力气抬眼看向面前的男人,此时男人的脸上有一丝忐忑,蒲扇般的大手因为紧张,不安的捏着衣角。

    男人身后的背篓里放置着她的两套衣服和他用猎物刚换到的一些粮食。

    男人比锦绣高一个头,六月的阳光透过树林的缝隙打在男人的脸上,等锦绣将竹筒送还到他的手里,男人立刻小心的收好竹筒,今年雨少,一口水,都弥足珍贵。

    锦绣恢复了力气,自然不会耽误赶路,男子也发现锦绣似乎又有了力气,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在前面走着,然后将一路上遇到的障碍清除。

    看着前方男子的背影,锦绣明白,这个人,现在肯定怀疑自己为何会选了他。

    锦绣如今的身体虽然只有十五岁,可是她的内心却有十八岁了,前世她同样跟随爹娘兄长一路逃亡,却因不舍亲情,路过几座城池都不愿意被卖,只想着和爹娘兄长在一起,再苦也不怕。

    可是最终,现实却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

    上辈子,她跟着爹娘兄长逃亡半年后,找寻十年前外出经商的小叔无果,终于在一个小镇落脚,只是当时爹娘兄长已经身无分文,样貌出挑的她,很快便被爹娘卖掉,而且,还是卖给了一个老头子做妾。

    两年多的后宅生活让锦绣彻底明白了爹娘心中只有儿子是重要的,自己不过是他们索要银子的工具罢了。

    最后那老头子临死也要拉着自己陪葬的画面,锦绣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只是没有想到,再次睁开眼,她会回到家乡,旱灾刚开始的时候。

    这一世,她同样跟着爹娘逃亡,只是这一世在逃亡时,她做了不少准备。

    当然,这也要归功于她重生后上天赐予她的宝贝,锦绣的宝贝是一个位面交换器,当然,锦绣刚开始并不懂这个叫什么,只是因为兄长读书,识得一些字的她,认识这几个字,而后在逃亡的路上,她借着休息和方便的时候,交换过几次,当然,如今她只有一级,一月只能交换三次,一次成功交易,会有一个经验值,累积到十个,就可以升级到二级,到了二级,一个月可以交易的次数就可以有六次。

    如今锦绣的经验值已经有了六点,从得到这个交换器已经有将近三个月,她跟随爹娘逃亡也有一个多月了。

    锦绣逃亡前将原本的私房钱全部放在了位面交换器提供的仓库里,仓库不大,只有三尺见方那么大,但是还是让锦绣放置了不少前世被爹娘索要过去的东西。

    自从学会绣花后攒的私房并不多,这么多年不过攒了三两多银子,可是她前世,不过最后只卖了五两银子,想到这里,锦绣不禁抬头,看了一眼身前的男人。

    这个男人,买她,同样花了五两银子。

    不知是不是锦绣的目光过于热烈,男人转身看向锦绣的眼神仿佛像只豹子一般,锦绣一回神,冲着男人勾唇一笑,果然,男人立刻红着脸转了身。

    “那个,我……我会打猎,山里有泉眼,虽不多,足够咱们撑过今年。”

    男人似乎因为锦绣刚才的微笑有了勇气,虽然没有转身,可是锦绣还是从他的这句话里,听出了他的忐忑。

    锦绣有些想笑,上辈子她跟着爹娘逃难半年,最后确定找不到小叔了,这才定下来,这一世,她跟着爹娘逃了一个月,在路过这个城池的时候,爹娘第三次提出要卖掉她的时候,她红着眼眶点头同意。

    她选在今天不是没有原因,爹娘要去投奔小叔,自然不会停在这个城池,刚才这个男人也说了,他家住在深山,就算平时采买,也是不来这个城池,这次来这里,只是听说有人卖女儿,他今年已经二十有三,又是山民,无田无粮的,能买到媳妇,自然是欣喜的。

    锦绣这辈子不想和爹娘兄长多有牵扯,不是她心狠,只要想到上辈子将她狠心卖掉的爹娘,她就不舒服,再有后来他们不断的上门讨要银子,一次又一次,再好的耐心、孝心也被磨没了,这一世,她只想为自己活着。

    “嗯,我知道了。”

    锦绣不想表现的话太多,一是她今天只是凭借着前世最后几年的经验,选中了这个人,还有一个就是,她饿了。

    虽然位面交换器里有她昨天刚用最后一个荷包交换到的叫什么面包的食物,但是她真的不敢现在吃。

    更何况,她已经跟在男人的身后走了三个时辰的山路了。

    旱灾来之前,锦绣家在村子里也是富户,家里平时并不要她做什么,只要一天做三顿饭,洗衣服就可以,就连扫地,养鸡那都是她娘做的。

    前世锦绣一直认为爹娘是疼爱她的,直到被卖的时候,她才知道,爹娘只不过是怕她做的活太多,皮肤粗糙后,不好要嫁妆。

    锦绣从来没有走过这么远的山路,她的脚底如今肯定很多水泡,再有逃难了一个月,她不敢多吃,现在的身体,真的太瘦弱了。

    “你还好吗?”

    就在锦绣快要撑不住的时候,男人停了下来,担忧的看着脸色苍白的锦绣,这是他的新媳妇,他有些担心新媳妇身子这么弱,真的能在大山里活下来吗?

    “没事,还要多久?”

    “嗯,还要半个时辰。”

    男人听了锦绣的话,并未将担忧放下,而是看着锦绣越来越苍白的脸色越发的担忧,抬头看看天色,的确已经不早了,索性就将背篓放到的锦绣的身后,然后立刻蹲在了锦绣的面前。

    看着面前宽阔的后背,锦绣没有忍住,最终还是红着眼眶爬了上去。

    秦霖将新媳妇背到家的时候,锦绣已经晕了过去,看着新媳妇脸色苍白的样子,秦霖慌乱的烧水,又将今天刚买的红糖拿了出来,当一碗滚烫的红糖水出现的锦绣面前的时候,锦绣终于睁开了眼睛。

    “喝点水,小心烫。”

    秦霖的手很粗糙,端着碗不嫌烫,可是锦绣不行,看出了锦绣的尴尬,秦霖就一直端着碗,小心的凑到锦绣的嘴边,让她喝水,等一碗红糖水下肚,锦绣却红着脸,有些羞怯的看向秦霖。

    “那个,茅房在哪?”

    虽然早就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山民,但是锦绣还是有些无法接受,眼前的景象。

    锦绣刚刚从屋后回来,茅房是几块石头堆起来的也就算了,这屋子,现在仔细打量,才看清原来是三间泥巴混着草盖的房子。

    三间泥草房已经有些年头,墙体有些裂缝,倒是屋顶的茅草,一看就是新换的,倒是看起来顺眼一些。

    闭上眼,收敛心神,罢了罢了,上辈子住的好,吃的好,最后不还是那样一个结局吗?这一世,穷不怕,苦不怕,锦绣只求这个男人,能善待自己。

    秦霖从锦绣站在屋子前就开始紧张,三间泥草屋子,正中间是厅堂和厨房,左边屋子应该是卧室,右边的屋子锦绣只是大概扫了一眼,看见里面放置着不少陶罐,想必那间就是储藏室了。

    “吃饭了。”

    男人的声音从外间传来,锦绣也没有扭捏,毕竟她不会和自己肚子过不去,起身走到外间,就看见厅堂里的木桌上,放置着一盘野菜,一盘像是肉的白煮肉,还有自己盛好的,一人一碗面糊糊。

    “那个……”

    “我叫锦绣,你呢?”

    秦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锦绣打断,可是秦霖并不生气,在听到锦绣的名字后,更是咧开了嘴角。

    “秦霖,我叫秦霖。”

    或许是锦绣的刻意为之,秦霖很快便不紧张了,只是看着锦绣一个劲的吃野菜,他皱着眉头,显然不高兴。

    秦霖还想着把新媳妇养胖生娃呢,不吃肉怎么行!

    “吃肉!”

    坚决的将一块肥肥的肉夹到锦绣的碗里,瞪着眼睛大有你不吃我就不放过你的表情,不知为何,看到这样的秦霖,锦绣很想笑。

    “不是不吃,只是我这段时间没吃什么油水,今天要是吃了这一大块肉,明天肯定会不舒服的。”

    锦绣并未胡说,上辈子自己就吃了这样的亏,这辈子,她肯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秦霖显然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他是山民,常年待在山里,吃肉方便,倒是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

    不过想着新媳妇的实际情况,秦霖也就不在坚持,而是将锦绣面前还有三分之一的面糊糊倒进自己的碗里,然后去锅里重新给锦绣盛了一勺。

    轻眨眼眸,锦绣还是没有拒绝这次秦霖的好意,将半碗面糊糊吃的干干净净。

    等锦绣吃饱,秦霖也放下了筷子,锦绣要收拾碗筷,却被秦霖抢了过去,他不愿意让锦绣干活,何况今天锦绣的不舒服,他可都是看在眼里的。

    锦绣回了屋子,屋子里靠着北方有一个土炕,土炕应该是连着外面土灶的,只是刚才躺着并不烫,想必现在是夏日,堵了起来。

    土炕上有一个矮柜,再有靠着西面还有一个大柜子,看着似乎有不少年头了。

    靠着柜子有一个木架,看着像是放置木盆的,因为锦绣注意到木架上挂着一块布。

    就在锦绣打量屋子的时候,秦霖已经将热水烧好,端着一盆热水,秦霖走了进来。

    “洗洗吧。”

    秦霖的动作自然,可是锦绣却红了脸颊,她今日月事来了,这逃亡一个月,她的月事推迟了,可是她知道,她既然被秦霖买回来了,就该履行妻子的义务,谁知道,今天会这么凑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