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寒门贵子 > VIP章节 第七十二章 将死
    一年一度的中秋节来临,张玄机也从钱塘赶回金陵,家人团聚,饮酒赏月,热闹非常,徐佑发明的月饼也已经全国风靡,并经过多次改良,诞生了许多新品种,深受所有阶层的人们喜爱。

    当然,还是老传统,月饼又被称为“徐郎饼”。

    徐佑对这个称呼持保留意见,因为有年芳正好的女郎们中秋聚会,常常端出一盘月饼,高喊着姊妹们,吃徐郎,然后各自挑选,小口轻吮,暗自回味,据张玄机用统计学理论估算,每年中秋,徐佑被吃的次数足以绕金陵三十圈,这换了谁也忍不了啊。

    所以在大将军府,月饼就是月饼,严禁叫徐郎饼。斗天师就是斗天师,五子棋就是五子棋,严禁叫徐郎博。折扇就是折扇,严禁叫徐郎扇。诸如此类。

    “夫君,是不是想念文君了?”

    张玄机刚和一群婢女用竹竿把花灯挂上树梢,额头微有香汗,见徐佑独坐凉亭里,不饮酒也不用膳,只是俯首望着池塘里的游鱼,似乎水波荡漾的痕迹,远比这满院子的华灯和天上的明月更吸引他。

    “文君前几日来了信,她在江陵一切尚好,让你我不必挂怀。”

    徐佑笑着招了招手,张玄机走过去坐在身边,道:“夫君从益州回京时,没顺道到江陵去看看文君吗?”

    “我江陵城外停船一夜,不过没有入城,她要尽孝,又何苦出现乱了她的心境呢?”徐佑轻叹口气,道:“三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我们很快就能团圆了。”

    正在这时,清明进入院子,走到徐佑身边,低声道:“宫里消息,皇后已有临盆之象,太医预估就在今夜子时,最迟明日凌晨。皇帝已命李豚奴备车来接郎君入宫,马上就到府门。”

    徐佑缓缓站起,对张玄机歉然道:“特地让你从钱塘回金陵过节,结果却不能陪你好好的赏月……”

    张玄机素手为徐佑整了整领口的衣襟,柔柔笑道:“去吧,皇后产子是朝廷大事,也是我们徐氏的大事,我在家等你回来!”

    徐佑在她光洁如玉的额头轻轻一吻,有人等着回家的感觉,不论在哪一个时空,都是最动人的浪漫。

    入了宫,安休林候在崇宪殿,双手紧扣,满面焦急,时不时的抬头望着屏风后的产阁。旁边侍候的黄愿儿见到徐佑,如同见了救星,忙快步迎过来,压低嗓音,道:“大将军,你得劝劝主上,他的身子骨不能这样熬着,刚才就头晕的厉害,你说这临盆的事,谁也没个准信,不是一时半会能有结果的……”

    徐佑点头表示明白,脚下不停,趋前参拜,道:“陛下!”

    “微之,你来了!”

    安休林这时才看到徐佑,忙拉着他起来,眼巴巴的道:“皇后不会有事吧?侍医都进去小半个时辰了……”

    耳中听着里面传来惨叫声,以徐佑不多的妇产科知识来看,应该是临盆前的宫缩和阵痛,这个阶段到顺利生产,时间可长可短,纯粹看个人的生理条件以及医生的手法还有运气。

    楚国宫廷养有女医官,称为侍医,平时负责给后宫妃嫔诊断治疗一些妇科病,生产时负责接生以及后续的诸多调养事宜。

    为皇后接生的女侍医叫辛芸娥,其父是扬州名医,自幼耳濡目染,学的精湛医术,尤善妇科,丈夫在江州某郡做个小官,后被征召入宫,凭借医术,很得后宫妃嫔们的信赖。

    “有辛侍医在,皇后绝不会有事,陛下且放宽心。”

    “那就好,那就好!”

    安休林松了口气,他只是想从徐佑口里听到肯定的答案,然后让紧张的情绪得到舒缓。这一刻他不是君临天下的皇帝,只是普普通通的父亲,更或许这个尚未出生的婴儿身上,寄托着他对江子言刻骨铭心的思念和深情。

    “啊!”

    他突然露出痛苦之色,手捂住了心口。

    徐佑忙扶着他坐到榻上,劝道:“陛下,坐等也不是办法,不如先去西殿歇息,这里我守着就好……”

    安休林喘着粗气,抓住徐佑的手,虚弱无力的道:“也好,我去西殿歇会,等孩子生下,你让李豚奴速来告知。”

    “好,有我在这,陛下安心!”

    徐佑扭头对黄愿儿道:“大长秋,快送陛下去西殿。”

    支开安休林和黄愿儿,崇宪殿以徐佑为尊,外面有李豚奴,产阁有秋分,辛芸娥为了替丈夫求官,早被徐佑买通,所有都按照既定计划进行,只等皇后产子,就可彻底断了六天的布置!

    这一等就等到了凌晨,寅时中,终于听到产阁传来婴儿的啼哭声,辛芸娥先抱走婴儿,到旁边放着热水的房间做了简单的清理,又裹上特制的黄缎包裹,然后再抱到徐舜华跟前,道:“恭贺皇后,天家喜添一位长公主。”

    公主?

    奄奄一息的徐舜华猛的睁开双眼,脑海里乱糟糟的,不知是喜是悲,难道这些年所有的辛苦和付出,最后还是这样的结果吗?

    老天爷为何要如此不开眼,你究竟要折磨我到何时!

    可当她看到被紧紧包裹着的女婴时,身为人母的大爱汹涌而至,忍不住热泪盈眶,挣扎着把婴儿抱在怀里,幸福的贴着她的小脸,喃喃道:“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辛芸娥不动声色的看了眼秋分,秋分会意的后退了几步,然后消失了一会,再出现时面色如常,对辛芸娘点了点头。

    辛云娥终于放下了心事,这时才惊觉裙装里面已经被汗水浸透。

    得到消息的安休林迅速回到崇宪殿,看到是女婴时并没有任何失望的神色,反而和徐舜华同样的幸福满满,或许这个孩子的意义对他而言已经超越了传宗接代和延续皇权,只为纪念逝去的江子言。

    爱与被爱,谁又说得明白呢?

    皇后产女,当然是普天同庆的大喜事,皇帝大赦天下,赐金陵乃至周边六十岁以上老人酒食,并免除了皇后家乡义兴郡一年的赋税。

    可在某些朝臣心目中,却无不感到万分沮丧,作为皇帝的第一个孩子,若是男婴,该是多么振奋?

    不过,转念一想,公主也勉强可以接受,至少说明皇帝皇后的生育没问题,堵住了那些背后非议的人的嘴巴,可能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别的妃嫔开花结果。

    只是,很遗憾,老天没有给安休林太多的时间。

    长公主的弥月礼在乐游苑举办,群臣到贺,由皇帝给长公主取了小字,生于满月,故名阿满,至于正式取名,要到三个月后。

    徐舜华举着她的小手,对徐佑摇了摇,笑道:“阿满,快叫舅舅,以后让舅舅给你撑腰,他是大宗师,武功天下无敌,有人要是敢欺负你,就让舅舅打他的屁股……”

    安休林笑道:“有父皇在,谁敢欺负她?”

    徐舜华白了他一眼,道:“父皇要操心的事太多,顾不来我的长公主,还是靠着舅舅,我这当娘的安心……”

    安休林和徐佑对视一眼,同时大笑,却见一人头戴孝巾,哭着冲了进来,跪地哀恸不已,道:“陛下,臣父于刚刚薨逝了!”

    “什么?”

    安休林腾的站起,声音抖颤,道:“叔父薨了?”

    太尉安子尚去年冬得了伤寒,一直未曾痊愈,前些时日还听闻渐有起色,谁知还是没能熬过这个秋天。

    安子尚的死,成为了压垮安休林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位平时不怎么着调的叔父在江夏王死后力推他登上帝位,之后又作为太尉和领军将军帮他稳定朝局,平衡各方势力,犹如大楚的定海神针,帮了他许多,没想到岁月不饶人,终究还是先走一步。

    前往太尉府祭拜过后,安休林就病倒了,时而昏迷,时而清醒,眼见过不了几日。

    朝中暗流涌动,局势在顷刻间,变得凶险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