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尚不知他名姓 > 正文 第1288章 观复(199)心底藏着的记忆因为不能被描摹而珍贵
    最快更新尚不知他名姓最新章节!

    在自己的内心领域里,应该是自己说了算才是吧?

    可周游看着眼前马上要被自己握住手的人,竟是满心的惴惴不安,似乎生怕自己的举动扰了人家的清梦。

    不过,到底还是对真相的渴求,让周游下定了决心。他看着自己的手从虚空之中渐渐显现出轮廓,马上就要将那人搁在膝头的手握在掌心里。

    周游感觉那人的指甲盖已经碰到了自己的手掌心,自己只需要将手指拢起,就可以握住那人的手……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冷风撕裂了天空,带着尖利的啸声,向着周游的手掌射将过来!

    周游本能的一缩手。那道冷风擦着他没来得及完全收回来的掌缘,倏地笔直插进了地里,竟像是被震动的长剑一般,不断传出阵阵嗡鸣。

    周游握着自己的手跳开一步,定睛一看,却发现深深插进地上的那道冷风,其实是一道堪比长枪的透明冰凌。

    这根冰凌柱并非圆柱形,而是像是三面开刃的冰雪匕首,在锋利的刃上跃动着幽幽的蓝光。

    “冰?”周游一怔,正要上前去,再仔细研究研究这把冰制的兵刃,却忽听空中再次响起一连串咯啦啦的刺耳响声,像是有人在天空之外,用了蛮力想要割裂刺破天空的防护,从外头钻进来一样。

    周游仰头观瞧,只见响声处有隐隐的光芒跳动。随着响声越来越大,那一处的光芒也越来越盛大,仿佛在天空之外有人将所有的日月星光全都聚焦在那一点上。

    无与伦比的光芒,让周游几乎无法直视,却又忍不住想看个究竟。他抬手搭起了凉蓬,眯起眼睛往光点处瞧着。

    那一处的天空,仿佛无法承受光芒的灼射,也不堪巨响的刺探,终于咔嚓一声裂开,一道幽蓝的光芒,带着刺耳的尖啸,往下面直射而来!

    那道光芒尽管耀眼非常,可是一点儿也不带光芒所应该携带着的热力。随着那光芒的逼近,周游只觉遍体生寒,简直要将自己全身都冻起来似的!

    这种冷寒之意,与刚才直插进地上的冰凌感觉很像。

    周游忍不住往后退开一步,只觉得自己好像漏掉了什么。这种冷寒的感觉,似乎应该是……

    周游一边在苦苦思索着这光芒所带的寒气的来源,一边紧紧盯着光芒的去向。只见那道光芒从天空之上笔直射下,不偏不倚,正对着它破空而来的正下方。

    光芒不改变方向的话,周游就没有危险,但是……

    光芒正对着的,是盘膝而坐的那人。再确切一点来说,那光芒对着的,是那人的头顶正中!

    如果光芒里包含着的,就是跟先前一般无二的冰凌柱,那么,这样的一条冰柱从那人头顶上直刺而下,会是怎样的后果?

    周游完全忘记了自己,和自己所见的这人,只是存在于自己的内心意识之中,他现在满心以为,那人就是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所以,他怎么能眼看着那人就这样在无知无觉中被一根冰柱给串成糖葫芦呢?

    再说了,眼前这人,又分明与周游自己存在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周游还没有解开谜底,怎么可能就眼睁睁地看着这人挂掉?

    周游大吼一声,顾不得那幽蓝光芒的冰柱就要刺到跟前,飞身扑了过去,要将那坐禅之人推开来。

    谁知,几乎全身都扑到那人身上的周游,竟好像一头撞到了铁板石碑,撞的他骨头都要裂了,可那人竟是纹丝不动。

    这人该不会是个石像吧?

    周游一个愣神,那道幽蓝光芒却已经到了近前,对着那人的头顶,以及毫无形象搂在那人肩头的周游,直刺而下!

    周游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和这个石雕泥塑般的人死在一起,会不会在死亡的瞬间,就会顿悟那种似曾相识若有若无的谜底了呢?

    算了,随便吧。周游在心底长叹一声。只是,那少年……

    “给我住手!”

    就在这时,周游忽听耳畔一声暴喝,简直有如石破天惊。

    周游猛然睁开眼睛:“是你?”

    是那少年的声音。

    周游顾不得什么光芒冰柱,猛然转身,向着声音来处寻觅着,可是,那光柱的光芒实在太刺眼,以至于周游被这光晃耀的根本睁不开眼睛。

    “去!”只听那少年又是厉声一喝,周游顿时只觉耳畔一片碎裂爆响,就像是整整一座摩天大楼的玻璃幕墙全都被击碎了一样。

    周游顾不得许多,睁大了眼睛往四下里瞧着。只见那幽蓝的光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漫天纷飞的大雪!

    周游猛然扭头,看见那位打坐的“石像”依旧安然坐在原地,仿佛四围里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毫无关系。

    漫天的大雪迷乱了眼前的景象,冰雪所带来的冷风也像刀子一样割着周游的皮肤。周游几乎睁不开眼睛,但他还是隐隐约约看见,在盘膝坐着的那人身前,又多了一个单薄的身影。

    “喂,是你吗?”周游在后头喊道,看背影,突然出现的那个人,似乎就是他们这一路要追寻的那位尚不知名姓的少年。可是风雪太大,周游不敢轻易下结论。

    那个背影一动不动,似乎他在看着坐禅那人,看的太出神,以至于将风雪与呼喊声,全都屏蔽在他身外了。

    他只想和那人单独呆着。

    周游看着那少年的背影,不知怎的,竟生出这样一个念头。这样想着,他向着少年奔跑的脚步,不由逐渐慢了下来。

    风雪肆虐,打着卷将视野分割成一块块一条条,令人无法看清楚眼前的景象,也似乎无端将世界分割成了无数的孤岛,无法跨越的鸿沟割裂了岛与岛之间的所有可能的联系。

    周游停了下来。风雪在他面前拉起了一道宽阔而混乱的帷幕。帷幕后面是那少年和坐禅之人,帷幕这边,是孤零零的自己。

    帷幕后面的两人,似乎已经占满了所有的空间,不容许再有人涉足进入。周游站在帷幕这边观望着,心底不知从何时开始渐渐氤氲出了些凉凉的冰雪之意。

    周游和那少年之间的风雪似乎越来越大,越来越猛烈,周游只觉得风雪在拖着自己向后走,他和那少年之间的距离,似乎,越来越大,越来越远,直至无法触碰,无法接近,无法守望。

    周游再次感觉自己的身体化为了虚空,被暴虐的风雪所填满,被无限的凉意所充斥。

    这种感觉,莫不就是悲哀?还是酸楚?

    周游失去了所有的身体存在,却只留下了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那少年越来越模糊的背影。

    忽然,周游将自己本该也没有再存在的眼睛睁大了再睁大。

    那少年慢慢转回了身,一双总是含着笑意的眼睛准确地捕捉到了周游的目光。

    “周游,回去吧……”那少年说着,对着周游伸出了手,轻轻一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