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在都市 > 正文 第707章 一刀两断
    最快更新超强兵王在都市最新章节!

    第707章 一刀两断

    徐朗一个劲的摇头,悲怆的道:“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我也不明白,我们究竟败在哪里了?“

    ”败在哪里了?”徐一刀这会按在那一把刀上,开口轻声的道:“一开始的时候,我们败给了那个叫做吴敌的年轻人。因为他,所以我们徐家的靠山没了。后来,我们终究狗急跳墙,跳进了深渊。月家和钱家,同样不是好东西。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都在蚕食我们徐家的势力。”

    徐朗只是流着热泪,开口道:“都怪我,都怪我。要不是我一时意气相争,那么也不至于和吴敌起冲突。那么,后来就没有这些事情了。”

    “呵呵,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多说无益。我也不怨你,谁知道吴敌是这样硬的一块铁板?”徐一刀嘴角掀起了一抹冷笑,抓起了桌上的那一把刀,开口道:“我徐一刀最开始闯江湖的时候,就是靠着这一把刀。我为什么最后改名叫做徐一刀,不是因为别的。因为,我对人对事足够狠辣。很多事情,一刀两断。所以,徐家这些年来才是发展的这般迅速。”

    徐朗看着自己的父亲,这个时候才是发现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白头。

    “现在这一把刀,恐怕砍不动别人了。爹老了,也累了,更是没有了那东山再起的雄心壮志。”徐一刀望着自己的儿子徐朗,开口沉声道:“你不过是瞎了一只眼睛而已,不碍事的。带着爹的这一把刀,远走高飞,出国吧。”

    徐朗猛地抬起头来,不知道父亲突然怎么这么安排了起来。

    “我还有些钱,都是已经转给你的账户上了。带着这一把刀,抓紧出国。”徐一刀看着儿子徐朗,开口语重心长的叮嘱道:“现在就走,他们所有人的心思,都是放在今天的拍卖会上。今天是你走的绝佳时机,我已经安排好了,你去我们常常打棒球的那个球场,有人在那等你,他会带你离开京城。之后,沿江而下,在江城坐飞机,乘国际航班去美国。”

    徐朗只是抬起头来,望着自己拿白头的父亲。

    眼泪,大滴大滴的滚落下来。

    他向来都是很聪慧,他知道这是父亲最后的安排,最后的计划。

    但是,这个安排这个计划,只有他徐朗一人。

    却是没有有关他父亲。

    “那您了?”徐朗向来在父亲面前,都是直呼你。但是,今日他终于开始用起了尊称。

    徐一刀只是望着自己的儿子,忽然变得有些碎嘴了起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变得强大,低调隐忍。你要真是有雄心壮志,那么就等三年,再东山再起。你要是没有了雄心壮志,就安安心心的做个华侨。我给你打的钱,足够你一辈子荣华富贵。至于那些仇怨,你不用管的。我这当父亲的,自然而然会报仇雪恨的。”

    “爸,您为什么不和我一起走?”徐朗望着自己的老父亲,热泪滚滚。

    徐一刀只是抓起了那一把刀,看着自己的儿子,开口道:“爸老了,走不动了。”

    ”留下来,您到底想要做什么?”徐朗知道父亲肯定还有计划,这会开口哽咽的问道。

    徐一刀只是摇了摇头,开口道:“你走吧,这把刀我交给你。我当年处事一刀两断,够狠。希望你以后,能继承我这一点风格。”

    “我不走。”徐朗流着泪,坚持着道。

    徐一刀只是猛地一提手中那一把刀,悬在脖颈前方,开口冷声道:“你要是不走,那么我就走。这些年来我徐一刀做事,向来干脆一落。一刀两断,很好。”

    知子莫若父。

    徐一刀知道自己儿子的软肋在哪里。

    徐朗同样摸清了自己父亲的性格,他知道父亲是一个向来说到做到的男人。

    真要是敢在这里拂逆父亲的意思,父亲真的会横刀自杀在他面前。

    所以,徐朗只是站定起来,徐徐走向自己那白头了的父亲。

    只是,热泪像是雨水一样。

    没有尽头。

    滴答滴答往下落。

    他走过去,一把从父亲手中接过了那一把大刀。

    含着热泪,开口喃喃的道:“我走,我走还不行吗?”

    徐一刀看见儿子握住了自己那一把大刀,终于是欣慰的笑了笑。

    “对了,这里有几个苹果,几颗荔枝,你带着点。免得饿了,到时候没吃的。”徐一刀看着桌子上的两盘水果,开口轻声的道。

    徐朗不知道父亲为何在这个时候,说这种事情。

    但是,他知道父亲做任何事情都是有原因的。

    含着泪,在父亲面前那一张放桌上,抓起了一个苹果,几颗荔枝。

    然后,终究还是不想走。

    “走不走?”徐一刀终于有些不耐烦了,开口冷声喝问道。

    徐朗终于是拿着那一把大刀,揣着那几颗荔枝,还有那一个苹果。

    踉踉跄跄,摇摇晃晃的往外走。

    徐一刀坐在桌旁,一动不动。

    目送着自己儿子,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

    最后,他才是转过头,看着桌子上的那一盘荔枝,一盘苹果。

    抓起了一颗荔枝,荔枝上还捎带了一点儿枝叶。荔枝这种水果,不能离开枝叶太久,不然会枯死。连枝摘下,可以保留更久。更何况,还是这个季节。

    徐一刀从枝叶上慢慢摘下那一颗荔枝,剥开喂入了嘴中。

    动作极其斯文,极其缓慢。

    上下颚翕张,吃的慢条斯理。

    “荔枝,终于还是离了枝。”徐一刀吃着这一颗荔枝,开口轻声的说道。

    他虽然说的是荔枝,但却是转过头,抬起头,看了一眼门口。

    那里,已经没有了徐朗的身影。

    然后,他又是转过去,抓起了盘子里的一个苹果。

    没有吃,而是手掌微微用力。

    那一个苹果,咔嚓一声,应声而碎。

    徐一刀的手掌心,沁出了大量的苹果汁。

    “让你带走一个苹果,是希望你这一辈子平平安安。”徐一刀静坐在桌前,开口自说自话:“但是,我徐一刀老了,也该死了。宁为玉碎,不为瓦解。就像是这苹果一样,谁要是不要命捏我一下,我宁愿碎了也不会给他吞掉。那刀已经给你了,徐一刀,一刀两断。你走了,算是一断。接下来,就是二断。这才是,真正的一刀两断。我徐一刀这一辈子,对别人狠,对自己同样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