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我的火影之旅 > 第二卷 大鹏一日同风起 第三十六章 挑衅
    最快更新我的火影之旅最新章节!

    普通人中有成为忍者资质的人不算多,从平民忍者中脱颖而出的人更是凤毛麟角,不知火玄间,惠比寿,迈特凯已经算是其中的佼佼者。

    但若要用惊才艳艳来形容的,除了他那位好友金色闪光,他暂时还没有见到其他人有带给他类似的感觉。

    坐在树荫下的陆鸣心神放松,思绪乱飞,不由开始思考起三个人的发展方向。

    凯日后的实力自然不用说,八门开启,刹那芳华下的十尾人柱力宇智波斑亦不能应其锋芒,那是不讲道理的压制。

    如果这不是一次性的招数,那他的存在比之当年的千手和宇智波合力的年代也差不到哪去,这样的学生他教育方针该如何拟定,是顺其自然的发展,还是加入他这个不稳定因素,这不是个轻松简单的课题。

    如果他要教导,八门遁甲是个可以切入的点,不过还是得花点时间研究一下,毕竟他们两人的版本有点不同,而且临近战时,怕是不会有太充裕的时间,不过这个方向可以先确定下来……

    而他的另一个学生,惠比寿,擅长理论知识,对忍术的理解也较为突出,虽然不像宇智波鼬那种一看就会的变态,但也算是领悟力较强的那种。

    原著中精英派的特上教师,特上虽然听上去与真正的上忍差了一些,但能成为特上也足以证明他的天赋,在身后没有家族的支持下,很多平民忍者终其一生也不过混到了中忍,最后的结局不外乎在岁月蹉跎中慢慢老去,或者直接消逝在某次意外的任务中。

    惠比寿的潜力不止于此,完全是属于那种还能再进一步的人,他之前也和他聊过一些,医疗忍者的路线,当然这也取决于他的选择,时间也不是特别着急。

    至于眼前的不知火玄间,倒是已经显露出了几分潜力,抛开他的冷静和头脑,在忍术的认知上其实较队伍中的另外两人是要高出一小截的。

    这是他的优势,很大的优势,千万不要小看这一小截,忍者的潜力或许就定格这里了……

    除了自尊心有点强,没事叼着竹签装酷的小癖好,其他也确实让他没有太过挑剔的地方,土火双属性的开场很美,查克拉量随着年纪的增加会渐渐赶上,接下来能让他迅速成长的东西,除了基础的训练以及查克拉的性质与形态变化,大概也就只有实战了……

    思绪沉淀,回过神来,眼中浮现出的斑驳绿荫在微风中舞蹈般摇曳,转过头看到了远处‘略显忙碌’的两人,又看了看旁边叼着竹签悠闲仰坐的少年,陆鸣不由哂笑。

    会这么认真的思考,倒是与他的初衷相悖,其实在他一开始选择这支队伍的时候就有种佛系散养的心态。

    带这样一只平民系队伍唯一有一点好处就是,期待值不高,不会让人有那种想象的空间,这是他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态。

    即使到头来学生取得的成就不高,也不会有人给他压力,反之。如果他带的是那种天才过多的队伍,教不好就是你的责任了,到时候面子挂不住,多尴尬啊……

    ……

    临行前的最后一天。

    随便在外面吃了点东西,早早回到旅馆的陆鸣直接躺倒在了柔软的床上,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又翻坐起身,变魔术似的掏出一张纸和笔,刷刷刷的开始了书写。

    大约过了五分钟,陆鸣神情悠然的放下钢笔,扣上笔盖,接着将纸张折叠,塞入一道信封,顺便卷成了圆形。

    双手缓慢结印,印毕的瞬间,一条蓝色的小蛇出现在了桌面,只见其左右腾挪了一下,漆黑的蛇瞳闪过一抹光泽,接着一张蛇口瞬间长大,将卷好的信封吞了下去。

    陆鸣用手抚了抚它的额头,蓝色小蛇颇为享受的闭上了眼睛,最后讨好似的摇晃了两下尾巴,才消失不见了身影。

    做完这一切,他才再次平躺了下来,享受这难得的休息时间。

    只是刚眯了十分钟,窗外的雨点撞击石砖的声音开始隔着玻璃响起,像是一场演奏会的前奏……

    没过多久,门突然被打开,浑身湿漉漉的迈特凯和惠比寿一脸焦急了跑了进来,“老师,玄间他……不见了。”

    没有躺上多久的陆鸣睁开眼睛,无奈的坐了起了身……

    …………

    办公室内正襟危坐的转寝小春面露诧异的再次问道,

    “雾隐村已经答应结盟?”

    “是。”

    说实话,这话连猿飞日斩自己都有些难以相信,倒不是因为成功结盟的消息,而是这才过去多久,他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这么快的说服了对方?据他所知,那个三代水影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物。

    “雾隐村提了什么条件?”一旁的水户门炎擦了擦黑框眼镜的镜片,重新戴上,显得颇为镇定。

    在他看来,猿飞日斩大概率是承诺了什么东西,或者答应了对方的什么条件,不然以木叶如今的形势,对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答应。

    转寝小春闻言也回过神来,同样将目光再次回落到对方的身上,只是这目光带着一丝求证般的疑问。

    猿飞日斩毫不在意的点了点头,

    “对方有意学习木叶的忍者教育方法,想要改革雾隐村如今的政策,但需要我们提供一点帮助……”

    “只是这样?”两人诧异的同时出声道。

    “嗯,再过些天,雾隐村的代表就会到达木叶,到时候我们也得准备一下。”

    “只是这个时间派人过来,你确定雾隐村是诚意结盟而不是另有图谋?”转寝小春开口提醒道,“岩忍攻势不弱,砂忍未必就此收手,万一雾隐的结盟只是佯装……需要提防呐,三代。”

    “我知道。”猿飞日斩不做否定,轻吸一口,烟雾开始缭绕,接着又道,“但偌大的木叶还不至于这点人都压不住。”

    语气里不加掩饰的自信,让人不由放下了心,选择相信,这是属于三代火影的器量。

    “这件事你决定就好。”

    预防意外是一回事,她提一句也就够了,这是长老团的责任,但稳定人心也是木叶目前的迫切需求,结盟势在必行,转寝小春也没有理由阻挠。

    ……

    听完凯的描述,陆鸣神情略显古怪,转身就不见了,被人掳走?还是在雾隐村里?

    是与他们本身有仇,亦或是反对结盟的党派,又或者还有其他的敌人?

    但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从侧面证实了之前的判断,这一代水影对自己忍村的掌控出现了‘脱手’的迹象,这真的不是一件可以随意忽视的事情。

    而如何应对,这又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弄不好刚看到曙光的结盟也就此瓦解了。

    思虑片刻,陆鸣对着两人道,“你们先去找之前那位接待你们的上忍,让他带你们去见三代水影……”

    ……

    漆黑的夜空里飘起小雨,林间虫鸣声渐渐微弱。

    一道厚实的声音忽然响起,“我们这样做会不会有问题?”

    “呵呵,你在担心那个水影老头发飙?”西瓜山河豚鬼冷笑一声,语气略带嘲讽的看了对方一眼,“不过是一个木叶的忍者,有什么好在意。”

    “你难道忘了之前的水无月?”不远处栗霰串丸一边手指揪着头发,一边走近,语气平淡的反问道。

    忍刀七人众虽然名声在外,但也没有办法和一整个血迹家族做对比,即便他们的数量翻倍也是如此。

    “我们和他们的性质可不同,你不要混淆了……”西瓜山河豚鬼捋了捋头顶被打湿的头发,义正言辞的反驳道。

    而这时,不远处一颗巨树的阴影里,一位头戴忍者帽,脖颈处缠着白色蓬松绷带,留着一簇小胡子的男子缓缓走出,语气颇为不屑道,“我还以为叫我出来什么事,你们几个还真是无聊。”

    轻软的泥土在男子的脚下化出一个个印记,一步一个脚印,除开身体本身的重量,他的武器看起来也分量十足。

    健壮有力的双臂握着一锤一斧,但看上去造型夸张的武器在对方手上却没有表现出任何沉重费力的样子,很难想象这种的武器作用在人体身上的感觉,想必一击都很难承受吧。

    “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人情,通草野饵人。”西瓜山河豚鬼有些不满的说道。

    对方没有接话,只是看了他一眼,随即撇过身去,“希望你不要做出更出格的事情,不然我会马上离开。”

    而此时,上方亮起一阵淡淡的雷光,站在树梢双刀交叉的黑锄雷牙也正好赶到,只见其将武器插入树干,双手抱肩的环视四周然后道,

    “除了斩首大刀,六把忍刀已经集齐……我们这么多人,仅仅只是为了对付一个木叶上忍?”

    未免太小题大做了一些,黑锄雷牙心中不屑的想道,之后或许还要面对水影的责罚,他其实有考虑到底要不要参加这趟“莫名其妙的活动”,但能让这位西瓜山河豚鬼如此认真的对手,他也是有几分好奇,留下看看倒也无妨。

    看着不远处挂着的那位被五花大绑的少年,黑锄雷牙开始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如果出现麻烦的事情,自己立刻抽身,如果没有问题,那么自己在一旁撩阵就行,那个木叶上忍难道强大到需要所有人一拥而上?

    怎么可能,胖子找自己过来,应该只是为了堵路,预防对方逃跑而已吧。

    打定想法,他低下头,双手有条不紊的整了整衣襟,接着视线不经意的再次落回不远处。

    黑暗的林间响起滴滴答答的声响,淅淅沥沥的小雨在叶片上奏出自然的乐章。

    而此时,黑锄雷牙的瞳孔却骤然收缩,刚刚还挂在树上少年……已经消失了踪影,怎么会?

    就像是被黑夜吞噬了进去,只剩下一截被平整划断的绳子在夜风中微微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