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我的火影之旅 > 正文 第九十三章 尴尬的偶遇
    最快更新我的火影之旅最新章节!

    高高隆起的荒川山脉南接川之国,西连雨之国,如同一张张开的巨网牢牢的兜住了东面洋流带来的海面湿气,造成了仅仅是一山之隔,便是截然不同的景色:沙漠戈壁的风之国以及雨水洪涝的雨之国。

    在此地偏僻的密林中,一穿着古怪的男子正背靠着粗壮的大树,双腿敞开而坐。

    男子的样貌看起来十六七岁亦可,说二十出头也没差,普普通通的五官,与帅扯不上联系,但是却能立马吸引住别人的目光。

    因为那粗到让人吐槽眉毛。

    此时的他脸色看起来异常的苍白,一身绿色的体操服已经处处破损,不少地方已经被鲜血浸染。

    而体力流失严重的他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寻找一个可以安心休息的去处。

    席地而坐已经是他能享受到的最大奢侈。

    冰冷的雨水透过树叶间的缝隙不断拍打在他的身上,拼命的掠夺着他身上所剩不多的体温,当然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分两面来看,此时的大雨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掩盖了他的气味,包括他身上那浓浓的血腥味。

    迈特戴缓缓的呼吸着,苍白的嘴唇似乎也因为寒冷而轻微的开始了颤抖。

    这样的状态真的是太糟糕了,但是他不可能一直停留在这里,因为这样的话他的生机就更渺茫了,他还不至于傻到对方会放过一个误入己方大本营的敌军。

    他原来的三人小队其中两人暴露在感知结界的几个呼吸间已经牺牲,如果不是他强开五门瞬间冲出了包围,那么他的下场也是一样。

    看了眼身上伤势,无奈的一笑,扶着树干缓缓站起了身。

    该往哪个方向?

    一道风刃直接打断了他的纠结,向着他的脖颈处飞来,迈特戴将身子再次蹲下,风刃轻轻掠过他的头顶,而背后的粗壮树干几秒之后缓缓开始了滑动,下上分离,直接栽倒。

    拂去脸上的雨水,心中感叹,如果不是雨水被割开造成的异样让他有所察觉,那么他应该已经如同这颗树一样身首分离了吧。

    打过特别的招呼之后,一个个脸带狞笑的砂忍从四面八方的树丛将这里团团的包围了起来,一,二,三,四……整整十位砂忍将他包围了起来,其中还有一位是上忍。

    “木叶的忍者,玩了这么久猫捉老鼠的游戏,也差不多该结束了吧,当然如果你现在选择投降的话或许还能保住你的小命哦。”

    砂忍的上忍试图用后半句来麻痹对方,但是他注定要失望了。

    这一刻还是来了,迈特戴露出了笑容,此刻的他反而坦然了起来,起码不用在提心吊胆的躲避追杀了,大不了再拼一把,反正情况已经不可能更坏了吧,至于投降,他迈特戴从来没有这个选项。

    没有迷惘,不屈不挠,勇往直前正是他的忍道,即便他只会体术!

    闭上了眼睛,一股气浪开始在他身上涌动,不只是地面的泥浆,就连上方豆大的雨点也开始了反方向逆流,迈特戴猛然睁开了眼睛,狰狞的咆哮道,“开门……休门……生门,开!”

    绿色的气浪瞬间掀起了周身的雨水,迈特戴的样子让在场的所有人震惊,但是还没有结束。

    只听到他继续用嘶哑的声音喝道,“伤门开,杜门开!”嘶哑的声音让人没来由的不安了起来。

    被气浪推上去的黑发和他狰狞的表情让迈特戴看来不复之前的憨厚,就在就在所有人以为已经结束的时候,迈特戴单脚踏出,气势逼人,受损的声带再次发出了野兽般的怒吼,怪异的声音仿佛从地狱中传出,不过在场的众人都清清楚楚的听懂了他的怒吼,“第六门……景门,开!”

    ‘轰’的一声,绿色的气浪直接开始向着周围一圈扩散了过去,宛若实质海浪拍打在脸上,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个男人的最后的不屈,没有一丝的凄凉,有的只是他一往无前的决心。

    砂忍的上忍眼睛微微眯起,看似普普通通的青年竟然拥有这么可怕的招数,对方的这个招数比之前看起来更加的让人心惊,如果这个忍术能被他们得到,似乎也是一个不小的功劳,砂忍上忍在心中盘算道。

    此时的他虽然为对方的忍术所震惊,但是看了眼自己旁边的人数,他脸上的微笑再次扬起。

    大势是无法改变的,处于上风的依旧还是他们,对方顶多算是一只被逼入绝境的困兽,只要小心一些,这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但是他的想法似乎出错了,对方的身形在他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消失了。

    下一秒旁边的一个中忍突然被对方一脚踹中了腹部,整个人呈直线飞了出去,如同一枚发射的炮弹直接撞断了一颗碗口粗的树干,阻力让他稍稍一顿,接着落地又滚动了十几圈,鲜血四溅,似乎已经站不起来了。

    仅仅只是一脚,这种爆发还是人吗?

    然而迈特戴并没有停下他的步伐,因为他能维持这个模式的时间并不会很久,速战速决才是他的打算。

    再次消失,所有人的心都吊了起来,然而又一个砂忍飞了出去,虽然他已经提前做出了防御姿势,但是结果似乎并没有比先前的那位好上多少,队友后背传来的骨折声让周围的人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得多大的力才能做到。

    八个,迈特戴的喃喃自语刚刚结束,又一个砂忍被他用单手击飞了出去。

    七个,迈特戴的自语仿佛宣判死神来临的时钟,每当一声响起,边上的一位队友便被拖入了噬人的深渊,那么下一个该谁了?

    焦虑让所有人的神经开始紧绷,自不量力的感觉在他们心中升起,如果上天再给他们一个机会,那么他们百分百会拒绝这一次的加入追捕,但是如果这个词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此刻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被动防御加上心中祈祷。

    而作为队伍中唯一的上忍,坂田现在心中的纠结和复杂自然不用多说。

    他阻止不了,从对方第一次出手他就看出来了。

    对方的速度和力量超过他太多了,他最多只能做到自保,想要反击那也得跟的上对方的速度才行。

    不过这种爆发潜能的秘术一定是不能持久的,这点坂田很确信,支撑它的代价也许就是生命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也多了一丝安慰,眼睛开始死死的盯着场内,寻找着对方露出破绽的瞬间。

    队友的牺牲虽然让他恼怒,但是如果他现在失去理智,那么他们的牺牲全部都会白费。

    随着队友一个个的血染衣襟,到了第六人被击杀的时候,对方的速度终于明显的开始了下降,这似乎预示着对方体力的不支,坂田心中冷冷一笑,已经不行了吧,下一次出手就是你的死期了。

    不出所料,迈特戴再次现出了身形,但是这一次的速度已经能让坂田反应过来了。

    手上提前结好的印在此刻突然释放,一道剧烈的风压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将雨幕瞬间分割成了两半,迈特戴似乎没有见到一般依然挥出自己的拳头,又一名中忍喷出了鲜血向后飞去,但是此时迈特戴已经躲不开了。

    剩下的三个砂忍在这个瞬间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因为对方被分割成两半,鲜血喷溅的画面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脑海之中,栩栩如生。

    然而,让他们没有预料到的意外再次发生了。

    只听的砰的一声,一阵白色的烟雾突然出现在了巨大风刃必经之路上,而风刃恰好没入其中,只听的一声布匹撕扯的声响从里面发出,紧接着让他们毕生难忘的画面出现了。

    白烟散去,一个瘦弱白皙的黑发少年只穿着一条裤衩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之中。

    而他的手上还拿着已经被切割成两半的破烂布片,一脸呆滞的表情。

    迈特戴看着这个熟悉的背影,神情一阵恍惚,自己是虚弱过度出现错觉了吗,他怎么可能没死,而且没穿衣服,一定是幻觉,迈特戴心中喃喃自语着。

    然而黑发少年转身了,白皙的脸庞,眉似远山,眼如点墨,看起来眉宇之间比起之前略有长开,一张清秀的面庞让人见之忘俗。

    只见他看到身后是谁之后,忽然露出了尴尬的笑容,挠了挠头,“好久不见,戴。”

    只是无人知道他的心中此时已经翻起了白眼,刚出来,就被人给切了衣服,更尴尬的是还被熟人给撞见了!

    ……

    黑发少年的声音清清楚楚的出现在了迈特戴的耳边,这次他真的确信了,原来这不是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