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大清贵人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四爷驾到(上)
    用过早膳,姚佳欣继续埋头抄写金刚经。

    “小主若没有的吩咐,奴才想再去一趟西花园,再仔细找一找。”素雨如是请示。

    姚佳欣很是不以为意:“只是个小铃铛而已,何必费时费力去寻。”

    素雨露出几分埋怨之色:“那可是个金铃铛,足有有五钱重呢,怎么能不去寻!小主您也真是的,怎么能把这样贵重的东西系在鸳鸯脖子上?奴才瞧着,肯定是鸳鸯猫爪子不规矩,给扯下来的!”

    正在啃着舔着豆浆的鸳鸯抬起了红白分明的脸:“喵呜?”

    姚佳欣无奈地摆了摆手:“罢了罢了,你爱找就找吧!”

    西花园,这里嫌少有人来往,因此那金铃铛十有八九还不曾被旁人给捡去。小主不得宠,哪怕手里有点私房钱,但也架不住坐吃山空,岂能白白浪费在那只蠢猫身上?

    功夫不负有心人,素雨终究还是在亭子的美人靠下,找到了那只金灿灿的小铃铛。

    素雨大喜,“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前日,她只沿着小主走过的地方找了一遍,倒是忽略了小主歇脚过的这个亭子了!

    “素雨姑娘!”只见小凌子快步走了过来,“你在这里做什么?”

    素雨赶忙从地上爬起来,“是小凌公公啊!”她连忙做了个万福,指了指自己手上的金铃铛,“这是前日小主丢的东西,可算是找到了。”

    小凌子一愣,他还没问,得到确切答案,小凌子不禁一喜,“姚贵人怎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嫔妃们可没谁会往这荒芜的西花园溜达。

    素雨道:“小主喜静,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

    小凌子:……那也没必要往这种地方钻吧?

    不过也是巧,偏偏就被皇上给瞧见了,还给瞧中了,“看样子贵人身子是大好了。”小凌子心想,这老贵人还真是时来运转,真成了贵人了。

    小凌子又关切地问:“贵人最近可还好?若有什么缺的,只管跟我说,我虽不敢说都能弄到,但必定竭尽全力。”

    “多谢小凌公公,贵人一切都还好。”素雨忙道。

    小凌子不禁有些遗憾,如今可以打着“报答”的旗号示好,但也不能做得太过,否则便要惹人疑窦了。

    “姚贵人宽仁恤下,日后必能否极泰来。”小凌子笑着说着好听的话,“若是以后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素雨姑娘只管来找我。”

    “多谢公公好意,我一定转达小主。”

    姚佳欣也没想到,那金铃铛还真被素雨给找回来了。不过素雨怎么也不肯让她把金铃铛系回鸳鸯脖子上,而鸳鸯也貌似并不喜欢脖子上多个丁铃当啷的累赘,姚佳欣只得悻悻放弃了。

    “对了,小主,奴才今儿还在西花园碰见小凌子公公了。”素雨微笑着说,“这个小凌子倒是个知恩图报的。”

    素雨忙将小凌子的原话转达姚佳欣。

    姚佳欣不禁有些惊讶,她月前不过是略提醒了几句,说到底那风险还是小凌子去冒,着实算不上什么大恩。

    不过姚佳欣也没多想,只当是这个小凌子心眼不错。

    三天时间一转眼而过。

    大总管张起麟把所有年貌符合的嫔妃都一一查验了好几遍,可就是没有万岁爷说的那位!

    “废物!!”胤禛冷冷俯视着跪在地上这个瑟瑟发抖的狗奴才,“连这点小事儿都办不好,朕要你何用!!”

    昨晚,雍正陛下又失眠了,翻来覆去,后半夜才稍稍睡了一会儿,天不亮便又醒了,睡了才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的睡眠,当然远远未够。睡眠不足的雍正陛下,再度如往日那般,如火药桶,一点就炸!

    “万岁爷!奴才查了好几遍,当真没有您说的这么个人!”张起麟连连磕头。

    胤禛笑容冷狞:“没这个人?难道朕三日前看到是个鬼不成?!”

    张起麟身子一僵,脸上透着怖:“万岁爷,说不准……”

    胤禛没等张起麟把这等浑话说完,直接就是狠狠一脚踹了过去,“黄天化日、朗朗乾坤,哪儿来的鬼!”

    张起麟嗷地痛叫一声,在地上翻了好几个滚,疼得老脸惨白。

    胤禛咬牙切齿:“就算真是个女鬼,你也得给朕把她找出来!”不管是人是鬼,只要能治朕失眠之症……

    苏培盛在旁边瞅着,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忙躬身上千,跪下磕个头,“万岁爷容禀,这几日奴才也思前想后,倒是觉得有一个人兴许……”苏培盛一幅不太敢肯定的样子。

    “谁?!”胤禛直截了当地问。

    苏培盛知道万岁爷这会子心情糟得很,不敢多吊胃口,忙道:“咸福宫的姚贵人,因病了一个冬天,因此身量羸弱纤弱,倒是跟万岁爷说的人很是相似。”

    胤禛听得一喜。

    张起麟发出了土拨鼠般的尖叫:“不可能!姚贵人都快三十岁了!”

    胤禛蹙眉,他那天瞧见的,绝非是个三十岁的老女人。

    苏培盛忙微笑着说:“皇上日前派奴才去咸福宫给懋嫔娘娘送赏赐,奴才见过姚贵人一眼,贵人虽然年近三十,但观之不过二十许的样子,很是年轻。而且……”

    苏培盛顿了顿,“咸福宫紧挨着西花园。”

    胤禛凝着眉头。

    张起麟一脸的惊疑不定,“这、这怎么可能?”

    苏培盛微微一笑,“万岁爷只消驾临咸福宫,一观便知。”

    胤禛点了点头,昨夜又是几乎不成眠,他不想再等下去,去咸福宫看个究竟也好。

    张起麟见状,急忙道:“万岁爷,不如让奴才去打探一下……”

    “不必了!”胤禛摆了摆手,一脸的不容置疑,“苏培盛,立刻传口谕去咸福宫,就说朕午后要去小坐片刻,让懋嫔准备准备。”

    苏培盛大喜:“嗻!奴才这就去!”

    咸福宫。

    懋嫔得闻此讯,顿时惊喜过望,“当真?皇上真的要来?”

    苏培盛陪着笑:“娘娘还不快准备着,“皇上一会儿就要来了!”

    懋嫔笑容满面,“皇上许久没进后宫看望旧人了,这突然就要来咸福宫,必定是多亏公公美言。”

    这功劳,苏培盛可不敢胡乱往身上揽,连忙道:“这可跟奴才没关系,皇上圣意岂是奴才能左右的?”

    懋嫔只当苏培盛是在谦虚,连忙叫砗磲给封了个大大的红包,苏培盛自然不会拒绝,笑着笑纳了,这才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