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医流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师徒决裂了
    金木和沈星月虽然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但两人都没怎么在意。

    他们满心都是被骗出城,心里已经装不下其他事情了。

    金木和沈星月走出接待处,走出两条街道,突然被一样东西吸引,顿住脚步。

    呼吸也跟着紧张起来。

    他们前面缓缓走出一个身影,那是他们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金木和沈星月趋步上前,兜头拜下,大声道:“师父!”

    他们这个师父自然也是由他人假冒的,只有南宫甲有空闲能胜任这个角色。

    毕竟其他演员的档期都满了啊。

    南宫甲模仿着他们师父的神态举止,其实也没什么好模仿的,他们那个师父是万年寒冰脸。

    面瘫,没表情的。

    南宫甲淡淡道:“你们两个做什么去了?”

    两人惶然道:“师父,我们两个前几日收到一张信,把我们两个骗到同一个地方,我们怀疑中计,所以连夜赶了回来。”

    南宫甲沉声道:“这个年代了,谁还写信?你们就没考虑过信是别人假冒的吗?”

    的确,这种情况写信比使用通信石更容易被人伪造。

    金木连忙解释说:“师父,弟子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只是……”

    “只是什么,只管说。”南宫甲眉毛一抬,金木和沈星月匍匐地上,头都不敢抬起。

    金木红着脸道:“弟子了解师妹写信的习惯,师妹写信时,在每个半包围结构的字后面都会有个墨点,极不容易发现。所以弟子一时大意,便疏忽了这件事。”

    沈星月连忙替师兄辩解,道:“师兄说的没有错,我也是如此,而且当时我们想到现在不会有人用信来设计,才一时疏忽了。”

    南宫甲“嗯”了一声,又问:“那你们知道是什么人给你们寄的这个匿名信了吗?”

    “弟子不知!”

    两人齐齐的拜下,诚惶诚恐。

    被人家当猴耍,到现在还不知道对手的身份,甚至一点线索都没有。

    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两个无能啊。

    南宫甲一本正经的道:“你们两个的事情,其实我早两天就发现了,这些天我都在着手调查这件事,现在已经有了眉目了。”

    师父你厉害啊。

    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的法眼啊。

    金木和沈星月眼中同时迸发出了敬慕的色彩。

    金木激动道:“师父,那个寄信的人是谁?”

    南宫甲沉吟道:“这个人是林涛的同党,林涛被卓长生诛杀以后,他的同党就一直在暗中活动,勾结白袍众。”

    金木恍然道:“果然是林涛他们。”

    沈星月也跟着点头:“这个林涛,真是阴魂不散啊,他终于不能来捣乱,现在他的同党又来。”

    南宫甲正了正色,道:“的确,不过他的同党只有那么几个人,只要抓住他们,这件事就能彻底结束。你们正好在这里……”

    金木看了看自己师父的脸色,积极应声道:“师父,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南宫甲满意的点了点头,将一个地点和地名注入金木的识海之中。

    金木回想着这个地点,眼睛突然的瞪大。

    南宫甲解释道:“你跟沈星月两人一起去,路上有个互相照应,一旦发现情况,立即报告给我。”

    “是。”两人重重的

    应声答应。

    南宫甲不放心道:“你们对付林涛的同党,没有问题吗?”

    金木自信的答道:“师父尽管放心,林涛的同党中,只有那个红袍众的叛徒稍微难缠一些。”

    “除了那个人,其他人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而且,就算我们遇到了那个红袍众的叛徒,我们也有其他办法脱身。”

    他们说的是实话,而且还有所谦虚了。

    其中最直接的证明,就是上次的仙界门派大比时,金木以一人之力挑战蝴蝶等三人,还轻轻松松的让对手出局。

    双方的实力有如一条鸿沟,有天渊之别。

    林涛这边,唯一有一战之力的只有南宫甲。

    但是凭借南宫甲自己,是绝对没有办法战胜金木和沈星月两个人的。

    因为这两个人都长腿了,都不是傻子,他们一见情况不妙就会逃走。南宫甲自己留不住他们。

    所以,要除掉金木和沈星月这两个人,只能假借他们师父的手。

    借刀杀人。

    南宫甲点头道:“你们小心为上。”

    两人再次倒地一拜,然后消失在街巷的尽头。

    不多时,他们再次的经过了守备人员的接待处。

    两人进入接待处,主动要求守备队长搜查违禁物品,守备队长无奈摆手:“放行,放行。”

    注视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守备队长神色十分的复杂。

    要命啊。

    一名守备队员上来,说出守备队长的心事:“队长,这两个人是不是对我们有意见,故意来找我们毛病的啊?”

    “是啊,他们一来一回都已经三遍了。”

    守备队长叹了口气,道:“爱几遍几遍吧,可能他们真的只是有事情要办啊。”

    守备队员淡淡的“哦”了一声,退了下去。

    然后,守备队长忽然想到什么,叫住几名守备队员:“你们几个注意点,这件事以后提都不要提起,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啊。”

    ……

    卓家府邸内,沈星月和金木的师父赶苍蝇似的挥挥手,道:“这件事你不用再说了,我已经知道了。”

    “卓长生,说实在的,我对你今天的表现很失望。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就能让你如此恐慌,说明你的心态还很不成熟。”

    林涛急忙低下头,汗如雨下,道:“是,我以后定会注意。”

    金木的师父摆了一下手,道:“今天先到这里,我还有事,你出去。”

    这时,林涛脑海中忽然响起南宫甲的声音:“这边事情已经办妥了,你退出来吧。”

    林涛朝着大人物躬了躬身,从房间里面退了出去。

    他前脚刚刚合上房门,大人物这边缓闭双目,展开全知全能大神通,追踪他的两位高徒的行踪。

    大人物冷声道:“金木,沈星月,你们两个不要在装了。你们的一言一行,我都已经听到看到。”

    大人物寒声道:“还用多问吗,师门出了叛徒,我当然要清理门户。”

    金战脸上红了一下,嗫嚅道:“我……跟您去,一起去。”

    金木和沈星月和草木融为一体,安静的等待对手的到来。

    他拍案而起,大叫道:“金战,金战在哪里?进来说话!”

    他向前走了两步,但看到师父凌厉的杀气腾腾的眼神以后,他畏惧了,停下了。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