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冥媒正礼 > 章节目录 第93章 危险的八字
    “不过,我好像听说姜君离已经死了,但又有人说他没死。总之你自己好运吧!”

    瓦坈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丢着这么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就离开了。

    我重重的叹了口气,我当然知道姜君离没有死,他现在叫做君魑。

    而且很危险,还要杀我,我可不想就这么白白的将自己送上门。

    只不过,若表姐脑中的吸阴子当真和君魑有关系,那么即便不得已,我还是要去找他。

    摇了摇头,我暂且将脑中这件事给遗忘,朝着小区走去。

    等我回到家的时候,正好撞见要出门的烛照。

    “你要去哪里?”

    烛照理了理外套的领子,对我坦诚的说,“若瑾在鬼市出了点事,我要过去一趟。”

    “她会出什么事?”

    我嘀咕道,每次听到这个名字还是会不舒服。因为只要她出事,烛照还是会去帮忙。

    “有点棘手,你乖乖的待在家里,入夜后不要到处乱走,我晚上就会回来的。”

    这话摆明了就不会带我去鬼市,一旦他做了决定,就鲜少会给我扭转的机会,更何况对方是若瑾。

    他曾经的情人。

    也让我想和他商量姬小语的事,被遏制在了唇齿之间。

    “乖。”

    他低头在我唇瓣上轻轻一碰,就消失在了原地。

    我看着空无一人的家,突然觉得很落寞。

    “只要若瑾不死,他的心就无法在你一个人身上。”

    没多时,背后就想起了一个声音,紧挨着我的耳朵,如魅如惑的传来。

    “若你需要,我可以帮你除去若瑾。”

    “我怎么觉得你应该和若瑾联手,除去烛照,这样才符合你的心。”

    我转身瞪了眼笑容可掬的楚辞。气冲冲的往屋里走去。

    烛照一走,今晚就只有我一个人了,我从不管姜小鱼,因为她只要在饭点和睡点的时候就会准时出现,比小孩子都容易照顾。

    现在时间还在,我打算看看书,毕竟期末考不远了。

    只是我坐在书桌前,脑海里都是烛照的话,心思无法集中在书本上,看的更是烦躁。

    “啪”的一个杯子放在了我的手边。

    楚辞笑眼眯眯的拉了张凳子在我身边坐下,自己手里也端了一个杯子,一边喝一边指着我的那个杯子。

    “这茶可以让你心静。不然看了也是白看,你说是吗?”

    我很想反驳他,但我的确心中很乱。脑中只要一想到烛照抱着若瑾,或者和她有什么接触,我心里就不舒服。

    端着那杯茶,茶香轻盈,令人神清气爽,我记得这种味道,和那次在那个看不见的女人那边闻到的是差不多的。

    “现在好些了吗?”

    我点点头,他勾了勾嘴角,翘起二郎腿,将手中的杯子端在掌心。似笑非笑的问,“那说说吧!你身上怎么会有鬼差的气味?”

    “鬼差?”

    他这么一说,我才想到了公交车上的事,本来是想回来和烛照商量的,现在烛照走了,只有楚辞可以帮我了。

    “楚辞,你能帮我救我表姐吗?”

    他眉头一挑,“说说看呢!”

    于是我将姬小语的事告诉了楚辞,包括吸阴子,还有公交车上被捉走的那个孕妇。

    她虽然帮过我,但瓦坈说她肚子里的孩子,出生会需要阳寿。

    因为三者太过于巧合的出现。让我不得不联系在一起,或许姬小语的事,和那个孕妇的孩子有关系。

    “这事呢!可以这么定论,但又或许不是。说实话,吸阴子这东西我也只在书上看过,具体是如何,还是要亲眼看过才能够肯定的。”

    “那我带你去医院?”

    因为担心姬小语,所以这件事不能拖。

    但楚辞却拉住了我,“你先坐下。这事不是交给姜小鱼了吗?那就不用急,等她解决不了,我再出手。不然随便抢了,她会生气。”

    我倒是想说她看到你就不生气了。但想想他的话也对,因此就坐了下来。

    “哦,对了,我有我表姐的手机,你会开锁吗?”

    我从包里拿出姬小语的手机递给他,是苹果手机,需要指纹锁或者输入密码才可以打开。

    “小意思。”

    楚辞放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就顺利解开了界面。

    “这么神奇?你是怎么做到的?”

    楚辞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脸颊,“亲一个,我就告诉你。”

    我瞪了他一眼,夺过他手中的手机,不去理他。

    现在的人,做什么事都离不开手机,因而姜小鱼当时才会问大舅要了姬小语的手机。

    只要手机在,就多少可以找到姬小语在最近生活的点滴。

    接下来的大半天,我和楚辞一起研究着她的手机,发现姬小语之前过的还算不错,和很多大学生的生活差不多。

    “他们分手了?”

    我看到姬小语写下的签名,那分明就是分手男女的心声。

    >“分手?”

    楚辞好奇的看着我,我解释着说,“舅妈说她有个男朋友,但舅妈不喜欢,要他们分手,不过那是半年前的事了。”

    “女人一旦被伤了心,是会做出很多意想不到的事的。”

    楚辞这么评价着,我狐疑了他一眼,正好他也看着我,因为一起低头研究手机,所以他离我很近。

    我这么一转头,差一点就要撞在他的脸上。

    入目的永远都是那张含着淡笑的脸。

    不过这一次,他的眼中也一并染上了微笑。

    楚辞这个人,喜欢笑脸迎人,但很多时候,眼中却是平静的。

    像这般笑容,每每看到,都会被他那双眼睛给吸进去。

    “你这么看着我,我会忍不住亲你的。”

    “一边去。”

    我伸手推开他的脸,继续低头看手机。

    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一个购物上。

    大家都很喜欢网购或者代购,不管你需要什么,只要在网上一搜,就可以找到一大片。

    多到化妆品衣服等等,少到一粒米都可以办到。

    但这些都是常用物品。

    可姬小语在十二月份,大量的在同一家店里交易。

    零零散散,我一共看到有十几条。

    “算命店铺?”

    有这样的店铺,是提供八字,然后对方会给你一生的运程。

    我一直不太相信这东西,因为贸贸然的交出八字,是很危险的事。

    八字代表着人一生的运程,要想更改。也是按照八字来的。若是有人利用这八字,密谋一些什么事,对方根本就不会知道。

    “上面只有交易记录,看不出内容。但对方一般都会加qq或者微信吧?”

    我说的时候,楚辞已经想到了,他打开手机上的软件,但两个上面都没有记录。

    “你把电脑打开。”

    我起身去启动该电脑,楚辞看上去像什么都会的一样,坐在电脑前,没多少功夫,就将那些被删除的内容全部调了出来。

    其中还包括,姬小语和她那个男朋友的聊天记录。

    我一个个往下看去,最后的答案,令我大为惊讶。

    我本以为两人分手,是男方出轨,却没想到是姬小语有了新欢。

    因为对方是个高富帅,对姬小语有很好,就让虚荣心的女生心里有了比较。

    几次下来,就觉得男友有很多不好,所以提出了分手。

    但从聊天记录来看,对方还是很喜欢姬小语的,几次挽留,但都被无情的拒绝了。

    之后就是好久的空白。

    然后没多久,姬小语就上了那个算命店铺。

    她提供了自己和现男友的八字,去算姻缘。

    “嘿,这个网站有意思,明明是很相配的八字,却被她说的八字相克。”

    楚辞和姜小鱼只要看一眼八字,很快就知道对方的运程。

    可我不行,奶奶不肯教我那些东西,就连最普通的八字也不曾告诉过我。

    “但表姐貌似是真的喜欢那个男人。”

    因为在姬小语的聊天记录上,一言一句都是对那男人的爱慕,即便算命店铺的店主告诉她,他们不会有结果的,她还是一厢情愿的很。

    多次转账要求对方给她改命。

    几下下来,对方接受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对话。

    最后一次的时间,就是在她被发现昏迷前的那天上午。

    她给对方留言道,“我已经按照你的方式,签下了协议书,什么时候才会成功?”

    对方很快就给出了回复,“你在午夜十二点,将协议书烧毁,那么隔天你就会得到你想要的,提前祝你们幸福。”

    “协议书。”我呢喃着这三个字,心里有个不好的感觉,“难道说对方谎骗表姐自愿付出自己的阳寿?”

    楚辞修长的手指摩挲着?标,不肯定也不否决的说,“从字面上看,的确如此。但之间有什么,还有待进一步的探究。”

    “那要怎么探究?”

    我很着急,要真的是协议书,那么姬小语的阳寿要回来的可能性就非常的小了。

    “放心。”楚辞拍着我的手背,一把握住,安慰道,“我好歹也是警察,要从这些方面追踪到对方是谁,是很简单的。你给我一天的时间,我会告诉你答案。”

    现在烛照不在家,我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楚辞身上。

    等姜小鱼回来的时候,楚辞早就拿着姬小语的手机走了。

    她闻言。眼神有些古怪,没过多久,就跟了上去。

    我一个人在家,总觉得不太安生,只能喝着楚辞泡的茶,强迫自己的冷静下来。

    一直到晚饭的时候,姜小鱼也没有回来,烛照更是没有。我一个人吃了点东西,就上床睡觉了。

    当心中有事的时候,觉就睡得不安稳了。

    我觉得自己应该睡着了,但有时候又很是清醒,可以看到昏暗的卧室。

    反反复复的,我梦到的都是烛照和若瑾手牵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