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重生之绝世大小姐 > 完结卷 了结恩怨 功德圆满 (134)诡异的秘境!(13)
    最快更新重生之绝世大小姐最新章节!

    “嗯!我也是这样觉得的!”虽然欧阳浩宇的回答,着实没有什么意义,毕竟,欧阳夏莎早就这样想了,不是吗?何须欧阳浩宇自作聪明的专门提醒一遍?如若换做是旁人,想也知道欧阳夏莎的反应如何了,可问题是欧阳浩宇并不是旁人啊,而且非但不是旁人,还是她一心想要宠溺的存在,所以,欧阳夏莎会开口应和,显然是在意料之中。

    “老大,你说他们人呢?怎么老半天了,连最基本的巡逻之人都没有?”上一个问题,好不容易被欧阳夏莎给应付过去了,不等欧阳夏莎喘口气,欧阳浩宇的另一个问题便接踵而至了。可这一切的一切能怪谁呢?促使欧阳浩宇进化成为一个肆无忌惮发表自己疑惑的好奇宝宝的,又是谁呢?好吧,答案不言而喻,所以,自己种下的因,其结的果,哪怕让人再如何的郁闷,无语,也要微笑着吞下。

    “没有难道不好吗?省了咱们不少事不是?”当然了,欧阳夏莎对于欧阳浩宇犹如‘十万个为什么’一般的提问速度和频率,不管心中是真的郁闷无语,还是假的郁闷无语,那都是必须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态度来的,对于这一结论,不管论公,还是论私,那都是一样站得住立场的。论公,她和欧阳浩宇算是一个阵营的盟友,在敌人没有彻底的消灭之前,如何能搞出所谓的内部矛盾来给敌人徒添笑柄呢?那到时候,这个内部的矛盾就不再只是单纯的一个矛盾了,而是一个笑话,一个真正的笑话;论私,她与欧阳浩宇那么好的关系,按说她疼他都来不及,又怎么能因为这么点小事,就闹的不可开交?更何况,欧阳浩宇这肆无忌惮,毫无顾忌喜欢问问题的习惯是如何养成的,欧阳夏莎又怎么会心里没有一点数?不过包容归包容,耐心归耐心,在能获得更大利益的时候,当然还是以所谓的最大利益为准啰!就好比此时此刻就是如此,这一味的干巴巴的回答,可跟那时不时的反问互动的效果,差的不止是一星半点,别的先不说,至少这后者会不由自主的引人深思,发人思考,这一点却是跑不了的,所以,欧阳夏莎会选择将问题再次抛回给欧阳浩宇,简直不要太正常。

    “没有当然好,可我就是觉得奇怪啊!”没有敌人需要刻意的去避开,面对这样轻松的行动,欧阳浩宇当然高兴,毕竟,他又不傻,也没有什么奇怪或是特殊的爱好或是所谓的受虐体质,可他实在是不安心啊,谁让这样的画面,实在是太诡异了点!好吧,欧阳浩宇是绝对绝对绝对不会承认,此时此刻的他,即便是主动开口询问了,可实际上也并没有多紧张,说白了,他的此番举动,只是想要从欧阳夏莎这里找一个能够让他安心的答案,如此而已,至于这答案究竟有没有什么所谓的根据,最终是否能够站得住立场,那并不重要,只要是欧阳夏莎说的,那他就选择相信,那他就可以安心,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由此也可见,欧阳浩宇到底是有多么的信任欧阳夏莎,信任到只要是欧阳夏莎说的,他就相信。

    “有什么好奇怪的,自负过了头的人,就是如此的自信到难以置信。”虽然欧阳夏莎给出的这个理由,着实是有些奇葩,甚至乍一听,根本就不像是个正当的理由,更像是随意随口胡诌了那么一句如此而已,但再仔细的想一想,似乎还真是他门做的出来的,尤其是在老妖婆刻意的隐瞒了欧阳夏莎此人存在的事实和真相,以及他们成功的捕获了整个神界那么多的,曾经高高在上,是他们这些所谓的小喽啰也许一辈子都无法触及的大神,让他们的自信心瞬间膨胀到极致之后,这种自负会不由自主的在他们心底落地扎根,也不算是什么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仍旧还有那么一丝怪异,是个什么鬼?

    好吧,也不知道最终是不是受到这一抹怪异的存在的影响?还是只是单纯的觉得没有那个必要回答什么?前者?后者?亦或是,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谁知道呢?反正,欧阳浩宇哪怕心中已经认同了欧阳夏莎的理由,可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那是不争的事实。

    如若换做是其他人如此沉默,如此安静,也许还不觉得有什么,可换做是自带‘十万个为什么’霸服光环,常年叽叽喳喳,喳喳叽叽的说个不停的欧阳浩宇,这一突然安静下来,还真真是异常的,相当的诡异。至于如何诡异?诡异在哪?那倒是有些说不太清楚,总而言之,就是很怪异,很别扭就是了。不过即便是如此怪异,如此突显,欧阳夏莎也没有特意将其点出或是开口说些什么,第一,当然是觉得没有必要,也毫无意义;第二,则是欧阳夏莎哪怕很是宠溺欧阳浩宇,但却也并没有将其惯成纨绔,让其觉得什么事情都该顺着他的心去发展的意思。

    “啊一一!这一一”也不知道欧阳浩宇是意会到了欧阳夏莎的意思呢?还是看出了欧阳夏莎的打算?亦或是压根就没有想过,也没有指望欧阳夏莎会开口回答?前者?第二个可能?后者?全部都有?亦或是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谁知道呢?反正,欧阳浩宇在之后的一路上,非但没有开口询问什么,就连一丝丝的欲言又止,或是想要开口的意思和举动都没有,就好像真的沉静了下来一般,直到进入到了他们那个所谓的目的地一一也就是他们发现那个怪异的小型结界之中,看到引入瞳孔的画面,欧阳浩宇这才吃惊的发出了声响。至于为何要说,像是真的沉静了下来一般,其实这话也很好理解,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欧阳浩宇多年来早已养成的叽叽喳喳的习惯,又怎么可能如此简单就改掉呢?换句话说,欧阳浩宇之所以那么安静,大概是真的有其他的原因吧!好吧,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映入瞳孔的画面。

    不要奇怪欧阳夏莎他们如何会如此轻易的进入到了这个小型阵法之中,以欧阳夏莎那获取了整个浩瀚最为完整传承的破阵水平对抗那些个残留在这个世上的所谓残卷,以欧阳夏莎那独属于‘神魔之子’堪比变态的资质和灵性对抗普通修士的悟性,那答案简直不要太明显。

    而映入欧阳夏莎他们瞳孔的画面,究竟是什么呢?居然让欧阳浩宇这只一直无比自傲,自认为自己见惯了世面,没事绝对不会大呼小叫的神兽都忍不住惊呼出声?

    虽然早就已经有所准备,有所预料了,毕竟,那外面关着的世家弟子们,哪怕他们不去细数,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来了多少人,具体的又被抓捕了多少人,但还是可以看的出来,被关押在这里的人数不对,且少的不是一个两个的事实。那么,那么多人到底去了哪里呢?想想老妖婆突然抓捕他们的目的,答案简直不言而喻。只是有所预料归有所预料,可当真正直面眼前的那些个画面的时候,哪怕是淡定如欧阳夏莎,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为了老妖婆的残忍,也为了老妖婆的冷血。在亲眼目睹眼前的一切之前,欧阳夏莎即便是有所猜测,随之也想过无数种可能,却也压根就没有想到过,老妖婆为了突破限制,居然可以如此血腥冷血,生冷不忌,连同类都可以吞噬。

    没错,就是吞噬同类,虽然并不是直接吞噬,但拿人心脏炼丹,拿人肉身和骨头炼丹,之后在吞下消化,这与直接吞噬同类,有什么区别?不过只是多了一些个配药罢了。

    没错,你没有看错,这一刹那映入欧阳夏莎和欧阳浩宇双眼的,便是那一个个熟悉的面孔,也不知道是已经死亡,还是处于昏迷,反正全都犹如待宰的羔羊一般,被老妖婆的那些爪牙们,一个个的抬上一个个木床之上,将其心脏单独挖出,再按照心脏,肉身,骨头的顺序,分别丢入到三个炼丹炉里,再看看在那三个炼丹炉的最边角,所滑出的一个个丹药,想也知道,那些丹药是什么东西了。

    “小浩宇,先解决他们,有什么,咱们之后再说。”这么一套一套的工序,肯定不会让老妖婆亲自动手的,当然了,这丹药他自己也不会自己炼制出来,所以,必要的人手,那还是非常需要的,大概是没有想到会有人这么轻松,没有一点动静的就破开了他们自以为强悍的阵法吧!又或者,欧阳浩宇之前的惊呼声并不算大,至少完全可以被那些炼丹炉之中的火焰燃烧声刚好压制住?前者?后者?两者都有?亦或是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谁知道呢?反正,没有人发现他们所在的阵法之中,突然多了两个陌生的面孔,那是不争的事实。